Date: 四月 4th, 2014
Cate: 供稿系

心有野马,家有“草原”

关小草有两个工作台,一个铺满了白色的羊毛毡和宣纸用来练练毛笔字,一个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苔藓、小石子木头和花花草草。在朝南的大玻璃窗下,每天她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她的各种花花草草们浇水。如果淘宝店里有订单确认付款后,她便开始根据客人需求打包准备做“微观绿植苔藓瓶”的材料,每一样都要细心挑选包装,尤其是苔藓中的沙砾或小虫,都必须用镊子一个个清理,像修表匠那样专注的完成,然后分类装袋喷水保湿做标签,将制作方法的说明卡也一起装好快递走。

数日后,收到快递的顾客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搭建制作一个微型的森林、草原、田园等景观。在透明玻璃为界的微观绿色世界里,毛茸茸的绿色苔藓就是四季常青的草原,铁线蕨就是大树,网纹草就是灌木,迷你的木屋、小鹿、松鼠、蘑菇等树脂摆件就是其中的寄居者,你照料它们的工作内容就是避免让阳光直射、记得偶尔给它们透透气喷喷水保持湿度。由于苔藓生长缓慢,且对空气质量有所要求,如果维护得当,其实可以活很长时间。

在买苔藓瓶的顾客群里,姑娘们占了大部分的数量,她们更倾向于将这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绿色世界放到办公桌或床头,也更多选择小鹿、松鼠、花仙子、龙猫等迷你摆件放到苔藓瓶中,那是它们儿时的伙伴也是成人世界的童话梦。而购买它们的小伙子们,却更倾向于选择恐龙、小熊等,其中有很多是要送给心爱的姑娘,就像那是自己能给姑娘的最美家园。

如此由兴趣而发竟最后变为悦人悦己的生意让关小草自己都没料到,因为她曾经的梦想是视觉设计师且更倾向于平面设计,如今却变得好像“立体”起来,且让她越来越享受不去预设结果的乐趣。

因为每一个苔藓瓶最后的景象都是独一无二的,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石头也没有一样的树叶,做给内心还住着童话的人,可以很可爱,像迪斯尼乐园;而做给内心安宁成熟的人,就可以开阔自然,像夏日清晨的森林;而做给内心洁净无所欲求的人,就可以像日式禅道庭院那么清简。千人千心,看人所需。

而对关小草来说制作苔藓瓶最早的契机,却是来自于对花花草草的热爱和自己心里住着的那个小女孩梦想,以及苔藓瓶本身类橱窗式的场景视觉设计性质,加上身边有一个随时都在鼓励自己将各种想法和灵感应该付诸行动的男朋友鼓励,于是,她决定试试看。

很快,她便买来各种材料,开始实验性的制作出几个圆形苔藓瓶,并且放到了朋友的实体店里试卖,没想到竟然很快卖光,后来加上网店的销售,她制作的速度逐渐赶不上售卖的速度,从圆形玻璃瓶慢慢发展到柱形玻璃瓶,再到长方形玻璃缸,器型越来越大,顾客也越来越多,而最受欢迎的一款定价最低利润最小体型最小的苔藓瓶,很多顾客却不知道其实是制作最麻烦的,因为口径之小决定了只能用长柄镊子进行各种材料的摆放操作,但却也是最受欢迎的,因为很多顾客都是游客,小小一个迷你绿色世界完全可以轻松放进随身包包里。

尤其是在后来关小草有了自己的实体店后, 很多放学路过的女中学生都被吸引进店里驻足观看研究,有的是最后拉着爸爸来给自己买,有的是自己拿出零花钱买了给姐妹淘过生日送礼物,相比传统的花店或绿植盆栽,一个更美更丰富的微型绿色世界更受心里有梦的人欢迎。而如今,关小草正在研究利用民间传统手工艺来丰富自己的产品线。

在闲下来的时候,关小草会与朋友一起去爬爬山,顺便背着竹篓一路采采苔藓或一些搭配用的小木枝、松果儿等。对她来说,一个个缓慢生长的苔藓瓶,可能正是买走它的人的内心微缩景观,在那个小小的世界里,有他们儿时梦想的投射,也有成年后对理想生活方式的渴望,它们在自己的主人床头桌边日夜相陪,状态彼此映照。

对关小草自己来说,这是予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好事;而对拥有它们的人来说,却可能会是心有野马,家有“草原”的乐事。

Date: 三月 26th, 2014
Cate: 供稿系

有一种幻觉叫征服

2012年的7月份,我和先生当时还是男朋友的他一起到了西藏林芝,没去别的地方,我们直奔派镇,因为那里不仅有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还是去墨脱之前的最后一站物资补给地。

不断地听客栈老板娘聊加拉朝圣之旅,渐渐的,竟然生了好奇心,也有了一试究竟的念头。毕竟,雨季去墨脱的话有点难为我们的勇气了,选择安全系数稍高一点的路线可能更靠谱。

我们的选择是加拉朝圣小环线,从派镇出发,途经达林、赤白、加拉阎罗神瀑,然后过渡口,到直白村,回到派镇,全程会历时两天一夜。

同行三人,除我和先生外还有一位新认识的驴友大刘哥,显然他比我们更有徒步野外的经验,而我又比先生多一些经验。

身后壮阔的雅鲁藏布江和越甩越远的派镇让我们有了最初的成就感,达林村之前的森林田野村庄面目美好,甚至达林村口的山看上去很瑞士,而正在收割的青稞田里的农妇远远看真像油画。在村长家里我们见到了我们的向导,19岁的藏族小伙格桑,他是村长的儿子,长的很帅。吃了顿饭补充完体力,小伙儿带着他的狗和我们出发了。

路越走越窄,越走越险,不得不用登山杖拨开前方的树枝和杂草来换得前进的路,而陡坡越来越多,保证身体的平衡和安全越来越重要,因为脚边就是雅鲁藏布江。地形越来越复杂,先生的身形却比平地看上去更自如了,他腾挪跳跃很是灵活,还玩笑说上辈子做过土匪。倒是之前一直领先的大刘哥,明显不太适应山地穿行,每跨过一个横在绝壁小道的障碍物都看上去很艰难,他落到了队伍最后边,而领头的是如履平地的格桑和他那只叫“小狗”的狗。

速度越来越重要,天马上黑了,已经看不清脚下的江水和远处的山,温度也下降的越来越快,我已经在手脚并用,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别掉队。在户外,不掉队是给队友最好的礼物。

潜意识里我们已经开始想早点顺利的安全的结束这趟旅途了,但骑虎难下唯有继续,前进的动力来自我们都想挑战自己也想征服这段大峡谷,我们都想回去后自己的征程上多一笔记录:曾穿行过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天黑了,到了只有三户人家的赤白村。从寄宿的人家买的火腿肠上的生产日期已过期,条件的简陋和艰苦我们都平心接受,但桌上蜡烛旁边的一个长方形奖牌却让人不安起来。那是一个刻着特此表彰某某某参与搜救大峡谷遇难人员的奖牌,日期是20124

距离我们看到奖牌的时间才过去不到100天,我问格桑是怎么回事?他答:“4月份的时候,两名专业户外人士带了四五个藏族向导想徒步穿越大峡谷,但在出发后第八天就遇到雪崩出意外了……。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总长约500公里,迄今为止尚无人完整穿越。

格桑说完,在场的我们沉默了数秒,不得不关心起第二天的天气,因为一旦下雨山洪爆发,有些必经之路就无法通过了,只能原路返回。睡前我们都狠狠揉捶了一下双腿处理了一下起水泡的脚。

凌晨6点,公鸡打鸣了。格桑最先起床,固话(手机无信号)接到了他爸爸电话,他不同意格桑再继续带队了。因为在雨季,加拉阎罗神瀑会因为水量暴涨而无法通行,而返程中又会随时可能遭遇泥石流。

格桑告诉了我们他爸爸的要求,问我们该怎么办,说不管我们决定返回还是前进,他都会做我们的向导,答应别人的事得做到。

我们三个考虑再三,执意前行就意味着会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置于一个颇为危险的境地,但也有可能安然通过。但如果为了避免可能的危险我们就得原路返回,显然又很不甘心。屋外这时候又下起了蒙蒙细雨,格桑在屋外等我们的回答。

看看来时的路,再看看未知的方向,想想昨夜听的故事,我们决定等等,如果雨停我们就出发,如果不停就只能原路返回。

幸运的是,雨没过一会就停了。那时那地三个人的不甘心和侥幸心理已经赛过了对未知的恐惧心。

地貌越来越原始,穿过了有野马出没的一片片森林,连呼吸都变得小心,地上的落叶又滑又湿,随时有可能滑倒。蘑菇成片成片的出现,无人区有点像哥特童话,断木腐树到处都是,除了我们的脚步一切寂静无声,格桑说每次带路走到那一片森林他都会害怕,因为真的有野猪也真的会吃人。

从原始大森林穿出来后路况更加恶劣,绝壁羊肠小道倒罢了,关键是荆棘丛生,倒掉的竹子,腐烂的大树,乱石长草,稍一踩空便可能滚入江边的荆棘树丛里。上下坡度太大,以至于不得不再找根竹竿当第二支拐杖,四条腿徒步好似一只蜘蛛。姿态不会好看到哪里去,但鬼才在乎那么多,不掉队更重要。

双腿已然麻木本能撩着,汗流浃背却脱不得衣服因为大峡谷里很阴冷。格桑时不时的与我们聊聊天,说之所以早上接到爸爸电话不同意他带我们前行,是因为他唯一的姐姐有一年掉进雅鲁藏布江没了,他是背着爸爸不在家接的这趟活儿。他们家每年有两个月会上山挖虫草,能挖个四五斤卖十几万。在做我们的向导之前,他刚刚辞去八一镇普警的工作……

越听越有点不是滋味,走在我们面前的19岁藏族小伙,正是我们仅仅花了600块钱雇来要冒生命危险参与我们旅途的孩子,而他其实根本没那么在意钱,因为他的家庭其实并不缺钱,他只是没事做,但他却是他爸爸唯一的儿子了。他觉得自己就像玩儿一样,不过就是带着自己的狗帮助几个无知的汉族人去体验一遭自己走了很多次也不觉得多有意思的路而已,可是却不知道万一有意外会多么划不来……

于我们来说这趟徒步穿行是征服和挑战,可是于同行的他来说,哪里有什么征服和挑战,不过就是些生下来就看到的山和水,他更关心偷偷攒点钱可以买个最新款的摩托车炫给朋友看。

而那些4月份葬身雪崩的藏族向导,他们更没有什么征服大自然的野心,有没有人完整穿越过大峡谷无关紧要,紧要的是给自己的家通上电,孩子能上城里的好学校,多赚点钱改善生活。他们想要得到的现代生活,是我们习惯到不以为然的,就像我们想要得到的户外挑战刺激,其实于他们早已习惯不以为然。我们都在梦想征服自己没有的东西,而换个位置,美酒便成毒药,征服说到底不过就是自我的幻觉。

越往前走,心里越来越不安。

眼前已经是那条著名的危险加拉阎罗瀑布,激流而下,河水比预想的安全水量还是增长了很多,非雨季时期搭建的木桥已经被冲毁,格桑的狗一直跑的最快,但那个时候也停下脚步卧在旁边的岩石上踌躇不前,而格桑看上去也并无把握能让大家安全通过,说万一被冲下去是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的。河面不宽,几步远就是瀑布,而河里乱石又长了青苔,水流太急,没有一处可扶手的地方。这个时候,有过野外生存经验的大刘分享给我们一条重要的经验,就是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棉袜脱掉套在鞋子外边,这样可以增加过河时踩在石头上的摩擦力,至少这个办法可以有效防止有人滑倒会被迅速冲下瀑布。做好准备工作,格桑第一个下河,大刘第二,我第三,先生断后,猴子捞月亮似的,水刺骨的冷,没过了膝盖,但哪敢半点哆嗦。

好在最后都安全上岸了,格桑说,过了这条河,我们的旅途就成功了大半。而那个时刻,谁还关心成功不成功,安全的与伙伴们一起上岸比什么都重要,格桑能安全回到他爸爸面前比什么都重要,我们都能好好的活着回到自己的亲人面前比什么都重要。

徒步鞋已经浸满了水,棉袜重了两倍还膨胀变小了,要命的是起泡的大脚趾已经有点化脓倾向,再进湿鞋会更严重,但只能擦干贴了创可贴包了两层卫生纸继续前进了。待四脚狼狈跋涉到了加拉渡口,下午两点半,还好没迟到,隔江喊船夫时才感觉浑身的肉都挨打了似的痛。格桑问我们还要不要去朝圣,已经不远了,我们都摇头。

这一路我都在想,这是我第一次徒步大峡谷,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我热爱自然,但我更得珍惜生命,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山川瀑布河流一直都在那里,那是它们的生命,无论是珠穆拉玛峰,还是雅鲁藏布江,你以为站在它的头顶算是征服,你以为穿越了它就是征服,可是对于它,你我都不过是个过客,你没来的时候它就在,你走了它还在,它们从未因为你而改变过什么,但你却为它们甚至要付出生命代价,你说到底是谁征服谁?

回派镇的一路,遇到了被泥石流冲垮的路基,也能看江对岸我们的徒步路线,而那里只是一片接一片的绿,你无法看到那片绿之下有什么,但我们竟然在那片绿之下走了两天。像刚做过的梦一样不真实。

有种幻觉叫征服,而幻灭的时候才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如今这段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细节不详,但格桑和它那只叫“小狗”的狗,以及那条随时可能会夺去生命的阎罗瀑布却被永远的记住了。

Date: 三月 25th, 2014
Cate: 供稿系

哥哥

哥哥大我六岁,属龙。

有一年冬天回家过年,我路经省城,恰好他也在,正在喜滋滋的给自己买人生第一辆车。他邀我索性等他几天搭顺风车一起回家,我想想也没要紧事就等等好了。

这么多年来我们很少会坐一起聊聊天,一是年龄差距二是性格迥异。他从小懂事孝顺,而我则完全相反,是叛逆怪异的代表;长大后,他是父母在不远游,我却能跑多远跑多远。见面的机会本不多,加上成年后他比小时候更寡言,以至于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很长一段时间来都还停留在少时一直未更新。

没想到终于有了一次机会让我们能好好的聊聊天。

聊现实困境,聊社会新闻,聊男女差异,聊儿女情长,聊精神的瓶颈与所得所失,聊生命属性是如何如梦如幻如泡影,聊幸福其实要靠天伦之乐而非个人成就,聊爸妈一辈子悲剧的个人情感与完满的家庭模式之间的矛盾……我们第一次交换着这么多年来各自的喜怒哀乐内心变迁,也交换着彼此的荣光和狼狈。

我分享给他这么多年我去过的地方和见历到的趣人趣事,且尽可能的绘声绘色,潜意识里甚至希望自己就是他的一只眼,因为他已没有如我一般的自由。我知道其实他有两颗心,一颗是父母在不远游,还有一颗是天地大任我行。

我们像朋友一样聊了很多,但又比朋友更多手足之间才有的相赖。那次长聊之后,我们又回到了从前的相处模式,一年都不通一次电话,只是偶尔回家会见面,但不一样的是我们感觉比从前亲密多了。

我记事的时候,他已经小学四五年级了,暑假经常能看到身穿海魂衫的他,晒得黑不溜秋,背着泡沫箱走街串巷的卖冰棍儿;有时也能看到他去捡酒瓶儿卖废品,有时是去摆地摊给人借阅小人书,看一本两分钱……他赚的钱一分不花,回家悉数交给我妈贴补家用。有次他带我去废品站卖酒瓶儿,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手艺人卖泥公鸡,我站那儿半天抬不动脚,他竟然没拉我走也没说什么,当即掏出还没捂热的几毛钱就给我买了个泥公鸡。

他的早熟懂事并未让他少于挨揍,他在河里山里流连忘返经常忘了回家,他玩着那个年纪男孩子们都爱玩的事情,只是他玩的更极致而已。别的孩子玩到最后就是破坏力的呈现,而他是化腐朽为神奇,能把一堆破烂玩意儿改造成一个个可用之物。

他上初中后,竟然无师自通的学会了修表配钥匙,外号叫“小路匠”,他有自己的工具箱,是亲戚邻居信赖的免费修理匠。 他可以做出自动捕鼠笼、也可以用枣木刻出月饼模子,甚至可以给自行车纯手工做出防滑链。我们从来不用担心坏了的录音机怎么办,也不用担心破了的自行车胎怎么办。他会画画而且画的很好,他集邮集火花很专业,他看中医的书和《周易》,他听古筝和二胡,他在学校里的物理成绩极好,就连玩游戏他也比我们玩的好,比如俄罗斯方块和魂斗罗,没人能比得过他。

他的天赋我们望尘莫及,而他的品行更是甩我们几条街。

桌上有旧馒头和新馒头,他从来都是主动拿旧的而我们都是不自觉将手伸向新馒头;有剩饭他每次都主动请缨去消灭;下雪天看到路边老人会主动骑车载他们然后回家被我妈骂万一摔着人家怎么办;初中晚自习后同学给的苹果,他不舍得吃带回家一切两半放到已经入睡的我和弟弟的枕头边;爸爸出差时,他会毫不犹豫的允诺负责接送我和弟弟每天上下学,有次大下雪天,他放学晚,怕我和弟弟等得着急,一路飞鸽二八骑的飞快,等看到他时眉毛都落满了雪,我和弟弟笑他是白眉大侠。

……

我们都觉得将来他肯定最厉害最出息,因为他就是课文里的好少年。

他考上了挺好的中专,偷偷翻他的笔记本,有同学给他画头像,旁边写着“神童某某某”。三年过去了,一毕业他便被分配到中铁某局做建筑预算类的工作,爸妈都很高兴,从此家里多了一个18岁就能挣工资的人。

他每年大半时间都在出差,带回家的东西有信阳毛尖也有青岛咸鱼,有玉石象棋也有胶片相机……那个时候的他看照片就能知道有多么的意气风发,年轻帅气人缘好。

没过多久,一直在边工作边学习的他又考上了上海交大,全家都为之高兴不已,但电话里的他却没那么兴奋,3000块的学费让他犹豫了。历来都极为重视读书的爸妈一听,宽慰他别担心钱只管去。但不管爸妈怎么说,他最终还是放弃了,他觉得让不宽裕的家再多负担于心不忍,自己能帮父母多挣点钱更重要,因为他的弟弟妹妹们紧接着都要一个接一个上大学了。虽然全家都为之可惜,但也没办法,尤其爸妈,直到现在都觉得亏欠他。

两年后,春节的时候,我们发现他好像恋爱了,他会偷偷打电话神色还很甜蜜。追问之下他才说身上穿的黄色毛衣就是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帮他织的。她与他一个办公室。

又过了一两年,忽然有天他回家了,与从前的神采飞扬不同,他瘦的不成人形几乎不讲话。我有次去他房间取东西,看到他一动不动蜷在床头看着窗外流泪,那样子又痛心又恐怖,问题是,之后的每天他都差不多那个样子。后来从妈妈那里才知道他失恋了,那女孩儿最终选择了他们办公室科长的儿子,个中缘由也不清楚。他的样子让爸妈心疼又无奈。

冬天来了,乡下的四姨夫来我家坐坐,看到哥哥的样子很是担心,便提议让他跟着去山里散散心,下雪了或许还能打打猎。

一个月过去了,有一天他穿着军大衣戴着雷锋帽手里拎着几只野兔回来了,竟然没那么瘦了。

他不想再去那个单位上班,跟爸说要把工作调回老家。爸问为什么,他不说,爸也没再问。一段儿女情长就让儿子无心志在四方,尤其是长子,这让一个父亲多少有点失望。

一辈子不擅社交的爸爸,不得不为了哥哥去求助自己的领导,最后总算找关系送礼将他工作调回老家安排在一个月薪只有700多块的单位。从此,在一个只讲拍马屁和人情关系的小地方,他的才华只能收进囊中再无机会施展了。我和弟弟还有姐姐都为他而惋惜,因为那个曾经会带给我们外面世界新鲜空气的哥哥已经变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上了高中,也越来越不欣赏他的沉默寡言和“懦弱”,而他也显然不怎么欣赏我,因为他经常会皱着眉头说我太自私任性。但尽管如此,高考填报志愿的前夜,也是他熬了一整夜耐心帮我理好备选大学的名单,而我早已呼呼大睡。

很快,他开始面临相亲,面临一切世俗的考量和羞辱。比如,他觉得还不错的女孩子人家却嫌他没钱,而喜欢他的女孩子他却嫌人家无趣。尽管如此,他从来都是毕恭毕敬的应付着七姑八姨的张罗,一边又沉默的要面对着自己内心的标准,这两者从根本上无法调和。

他渐渐被夹击到了临界线,只能二选一。很遗憾,他选择了放弃自我。操心的爸妈和各种人的劝解听多了都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必要。最终,他快速结了婚。他以为自己可以如人所说“过日子要什么感觉”,也以为“不过就是些柴米油盐”,可是日复一日,他与“过日子”无关的精神需求竟然越来越大,而这些却是他的妻子无法满足和与他共鸣的。

完全不适于他的婚姻,如削足适履,绑缚了他所有的自由和心情。在家庭责任感和自我压抑的无解矛盾中,他毫不意外的中年危机了。

在他的人生中,每次一到关键节点他的选择都是退守,于他自己而言也并非无知无觉,相反每次他都心知肚明,但为什么还是选择了牺牲自我成全些别的什么。第一次他为亲情放弃了去读大学拥有更好前途的机会,第二次他为爱情放弃了可以施展才华实现自我的好工作,第三次他为社会角色和世俗需要放弃了坚持原则和幸福的可能。

每次他都认为是值得的,可是问题是真的值得吗?

他难道不知道,他减轻的那么一点家庭负担,对于当年的家来说并不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他那时大好的前途岂是后来的3000块能换回?而让他放弃的事业战场与心寒的情场又有何干?他完全可以去读他的大学后赚更多的钱来帮助家,也完全可以换个办公室眼不见为净发展自己的事业,他选择了一桩不如意的婚姻未来可能会面临什么,他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我想以他的智商和情商,他不会不懂。

是什么让他从一个善良聪明前途无量的少年小子变成了一个表面上寡言无奇的中年男人,这中间到底是什么在起关键作用?环境的落差?命运的造化?还是自身的无知?好像都不是。

小时候,有一次他问我:“你说人为什么活着?”我说不知道啊。他很有把握的在纸上写下一句话:“为了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三个感叹号,我茫然的记住了他的话,而他,却将那话付诸了行动……

他重情而求心安,也比我们更无私,他实践着他随时准备牺牲自我的爱,但他的不幸福却让他身边的人越来越不放心和安心。

也许那次聊天我忘了跟他说的是,真正尊重爱在乎爱的人,是该让爱双向流动的,也必须让内在的自我与外部的世界取得平衡,爱从来不是意志的服从,也不是形式的委屈求全,更不是简单的放弃自我,而是最终要自己幸福,让在乎自己的人放心,再帮助别人幸福,让自己在乎的人放心,那可能才是爱的最终胜利。

也许还忘了告诉他,当那个曾自私任性的妹妹终于慢慢学会了付出和妥协时,那么无私懂事的哥哥是不是也该学会爱自己学会坚持自我了呢?

谨以此分享给你,我亲爱的哥哥。

 

Date: 三月 15th, 2014
Cate: 供稿系

山那边的那边

沙尘暴过后的学校操场,黄秃秃的,幸好有刚发芽的柳树,我和好朋友并肩坐在那里,我说:“虽然不晓得自己两年后能不能考上大学,但我觉得将来我肯定不在这片天底下……”她笑了,打趣说:“噢,那会在哪片天底下?” 我说:“不知道啊,出了山那边的那边,反正很远……”

说这话的时候,我才十六岁。

写这话的时候,我已经三十二岁。

果然如少时所愿,我早已不在那片小小的天底下了,也早已出了山那边的那边,甚至到过许多很远很远的地方,站在过许多很大很大的天底下……

可是吊诡的是,在越来越多的远方深夜里,我却总是梦到自己还在那片小小的天底下生活……

1.

时间线往回划,那一年,我考上了大学,是个不喜欢的专业,可大学在西安,就勉强从了。想想那可是贾平凹笔下的老城墙和秦腔,是历史书里的十三朝古都,是皮影戏和白鹿原……

于是,9月份的开学便成了我人生第一次真正的远行,在当时几乎等同于第一次精神上的“出嫁”,尤其是对于正在看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后的十八岁姑娘。

我做着那个年纪无可厚非的各种美梦和对大学生活的想象,把哥哥送自己的绿色小衬衫、姐姐送的黑色铅笔裤、自己给自己买的安安黄瓜洗面奶和厚厚空白日记本都塞进了行李箱。

山越来越少,离家也越来越远。

我妈说从进西安后我的脸色一路越来越不高兴,能高兴的了吗?空气不好,学校绿化也不多,操场跑道是黑煤渣,但宿舍楼里都是时髦多了的城市女孩子,自己的用心打扮看上去好土,家人带着我去餐馆吃饭,一碗面又油又辣只能蘸着茶水吃……最后送别了家人自己背身过去都偷偷掉了几滴泪。

回到宿舍去喝水,竟然三心两意的摁了摁保温杯的弹性摁钮直接对嘴喝,一下子开水从两侧流出,瞬间下巴挂着两撇八字大红印,但又不好意思哇哇声张。抹了点牙膏上床忍痛睡觉,第二日军训起床号一响,一看镜子,差点晕死过去,活脱脱一个“猪八戒”啊!本来还想着入学首场秀要注意形象,但烫伤如此严重,羞愤自尽都来不及了,哨声一响没的跑……

所有的女生都看到自己队伍里有个“猪八戒”,所有的男生都看到了女生队伍里有个“猪八戒”,只有“猪八戒”自己把自己当空气。

众目睽睽,军训十天,十八岁姑娘的自尊变成了一坨屎。

军训结束,两道烫痕越来越淡,脱下迷彩服甚至有陌生的男生过来搭讪打伞帮助挽回自尊心,但无法挽回的是那颗玻璃心,因为一出场就掉地上碎成了一地玻璃渣子……

谁能想到这第一次的人生远行和精神“出嫁”,竟然是以如此巨大的形象羞辱和对大学生活的幻灭开头?

当然,接下来的四年,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也偶有欢乐,但羞辱与幻灭的基调贯穿始终。也终于明白,戏如人生是没错,但人生却不是全如戏。我不是《将爱情进行到底》里的文慧,也没有碰到杨峥那样的男孩子,更没有碰到一帮跟自己跑步的朋友。但是我开始有了属于我自己的人生剧情……

2.

一晃,就十年。

《将爱》上映时没来及去影院看。后来在电脑上看,没想到看着看着就开始掉眼泪……

身边的人说不至于吧,我说那是因为你没看过十年前的那部电视剧。

在这十年里,我们恋爱、分手、工作、旅行,在这十年里,我们悲喜冷暖只能自知。我们的护照上盖满了戳,我们的年假是去巴厘岛或者是日本,我们在三亚厦门晒日光,我们在苏州杭州淋小雨,我们的化妆品来自机场免税店,我们吃日本料理泰国风味越南餐厅……

我们越来越体面,可是内心却越来越糟糕。

我们的远方变成了三日游丽江五日游凤凰,我们经常忘记给家里打电话语气习惯性的不耐烦,我们知道全世界的新闻事件和最潮的时尚资讯可是却觉得自己越来越无知,我们去大剧院看舞剧小剧场看话剧体育馆看演唱会,我们又哭又笑又美好又狗血……

我们的天空越来越大,可是我们心里有个洞也越来越大,填多少都填不满。我们开始怀念过去的朋友和恋人,但谁都不敢见,我们怕看到自己的狼狈,也怕看到别人的局促。

我们想离开,却不知去哪里。

3.

我搬到了厦门。

但那里只是北京的海边版。相似的工作,相似的烦恼,窗外百米就是美妙海景,可是却没一点兴致去享受它。有人发短信给我:“有一条鱼,一直养在鱼缸里,可它却想要自由,于是就把它放到大海里,它却无法游了……”

那个时候我并不十分理解。因为半年后我就稀里糊涂的回到了北京,在我茫然不知所措时,恰好有份更高薪但却还轻松的工作机会送到了我面前。

一切都没本质的变化,也不存在适应的问题。唯一与之前不同的是,工作的相对轻松让我盈得大量的时间思考,甚至它还让我攒了点钱。我慢慢开始研究传统手工艺的资料和陶瓷历史文化,每去一个城市都要去去博物馆……

4.

我辞职了。

原因很简单,打个比方,就像到了必须要分叉收费的关口,二选一,你要么上高速路,从此必须做个操很多心赚很多年薪管很多人的人,但没法想停就停,所有的风景就是金属防护栏;要么就走旁边的小辅路,走得慢,赚不多钱只管好自己就可以,风景百变,想看随时停车都可以看。

基于对自由的必需,我最终选择了后者。当然,我也知道我放弃了什么,也知道自己将会得到什么。所以,很快就坦然的买了张中国地图,退掉了租的房子,打包好所有的家当寄存在朋友家,看了看银行卡上的数字做到心中有底,规划好所有的路线,订好了第一站的国际青旅的房间,就等着过完年出发了。

可是,人生的戏剧性远超想象。

竟然一觉醒来被发现下巴莫名其妙摔出个大豁口旁边一滩血还出现失忆症状,赶紧火速被送医,伤口缝了七八针,我妈尤其担心我成痴呆又去过CT,诊断是轻微脑震荡,说会恢复的,别着急。但能不急吗,跟韩剧似的。

朋友们闻讯赶来看我,帮我恢复记忆。慢慢的记忆算是恢复了,但那天晚上怎么把自己摔成失忆的怎么都想不起来,也是永久的谜了。同时,这一摔也大伤元气,上个楼梯都喘,天天被喂西洋参老母鸡。我惦着马上就要出发的日子,可是我妈却怀疑我能不能提得动行李箱。

无论如何,改变已经开始了。

5.

慢悠悠晃荡了数月,北纬25度到30度之间,去了很多地方,学了不少东西,认识了不少朋友,无论身体也好精神也好,都在天地之间自然的自愈了。竟然越来越喜爱山多的地方,尤其在山林草丛中,更觉得自在。

一个背包一个行李箱就是自己的家,三尺之地就是容身所,从南到北,身体在移动,心却越来越定了。无论是在温婉细腻的江南流连,还是在粗蛮天高的西藏暴走,无论是在茶香满溢的武夷山学茶,还是在窑火不断的景德镇做陶,无论是在日光倾城的云南瞎聊,还是在柔滑无骨的广西猎奇,甚至是冒险用两天的时间在雅鲁藏布江的原始森林里穿行,到最后变成了滋养身心。

中间的苦乐事后便不值一提,它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者那么难,有信仰的人,信仰是他们的远方。没信仰的人,到不了的地方就是远方。而我自己的“远方”,却无比真切的出现了。

6.

云南某地,既不是移居乌托邦,也不是不了解之人以为的荒蛮地,它是它,什么都有,也并不是什么都好,但也不全是坏。我们依山而居,面水而过,靠双手赚钱吃饭柴米油盐,赚的不多,但足够生活。

我们不用公车地铁而是步行出门,我们水电木工自学自给自足还能互助朋友交换技能,我们的包子饺子不是速冻而是约朋友一起包,我们每周都给父母通话至少半小时,我们不穿高跟鞋,我们的护肤品是大宝,我们的被子不用晒都有阳光味,我们的皮肤稍有点黑但还有坨苹果红……

这是我曾想象过的远方,是曾深夜里边流泪边咒骂后的祈祷,是每次无助纠结挣扎后不服气的原因。脚长在自己身上,能带自己走的只有自己。

我终于明白,那条被放到大海里的想要自由的鱼,之所以不会游了,也许并不代表它必须选择回到鱼缸才能存活,而只是因为它还没学会适应没有鱼缸的世界而已,再给它点时间,就好了。

每次有人问我:“以后你的家就在那里了?”

每次我都回答说:“人在哪里家在哪里。”

心安处,即故乡。

Date: 二月 16th, 2014
Cate: 两个人

婚了,婚了

小许和小李(缩小)

2014年的2月14日也是元宵节的下午,湖南株洲的天气比前几天都好一些,没那么冷,上午还出了会太阳。

morning的父母,我未来的公公婆婆,陪着我和morning在家附近的民政局领了两本小红本,计生工作者还交待了一些备孕注意事项及出生证办理流程等,场景瞬时尴尬。

大约是因为已在一起生活两年了,面对两个小本本并无想象中那般新奇。倒是这些天见识的各种亲戚饭局让我又应接不暇又反应恍惚。

有些让我倍觉幸运又感动,比如时髦又平和的婆婆很贴心的备好一个大红包两套薄厚睡衣新毛巾牙刷牙缸地垫等日常用品迎接我,寡言又笑眯眯的公公更贴心的早早买好了一盆含苞待放的郁金香,添置了穿衣镜五斗橱等来欢迎我,那天从冰箱里拿出一大盒固元膏说去年冬至做好了就等我来……然后给我和婆婆都煮一碗甜酒鸡蛋冲固元膏,完了再备两桶泡脚水。一起看完电视剧再换到健身操视频,喊着一起来做做操,于是真的是一家四口穿着厚厚的睡衣在客厅里一起摆手踢脚。

Morning以前问我喜欢他什么,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答说:“因为你心理健康”,他对这个回答显然很失望,撇撇嘴了事。那天与闺蜜陈聊到这点,她就很懂,她老公也如此,她说:“他们不明白我们对阳光的渴求有多厉害呢。。。。”

是啊,在morning身上,他的家人身上,都有难得的普照阳光,他们让我觉得亲近温暖,一个小小的并不大富大贵的平常人家,从开始就毫无障碍的能接纳一个比自己儿子年龄大6岁的媳妇儿,他们并且看上去还蛮喜欢这个媳妇儿的,于世俗来讲,他们的勇气与宽容简直是楷模。要知道,当年我弟也曾喜欢上一个大他5岁的姑娘让家人投票表决,只有我投了赞成票其它人都是反对票最终我弟不得不放弃。

所以我得多幸运遇到这两个家长,而他们祝福我们的话就是但愿你们一辈子相亲相爱白头到老。

有时候我会怀疑是不是所有的从前遇人不淑才会攒到这么好的人品现在碰到他们,就像通过了无数个路障终于平铺直叙了,但再不敢得意轻狂认为是理所应当,不敢有任何骄傲。说通俗点儿,就是唯存庆幸与感恩。

两年了,一个水瓶一个天平的关系好像一直都在细水长流,没有激荡的开始,也没有波折的过程,用morning的话说是不是别人都觉得我们很寡淡啊,我说有可能啊,一点不激情。领证的那天晚上去他爷爷奶奶家过元宵节,一家人高兴的跟什么似的,耳朵都几乎聋了的爷爷竟然要求自己亲自去放鞭炮,他叔叔一直在感叹岁月,morning的远房表妹我也认识的一姑娘打电话激动半天跟她自己结婚了似的,反倒是我俩淡定的要命。

早晨起来,他叫我老婆,还装羞,让我也喊他,还真不好意思呢,一直都直呼大名,叫老公好奇怪。

但,这种寡淡的关系恰巧是我们彼此都适合的关系。这也是爱的一种,彼此需要,又彼此独立。

他送我的情人节加生日礼物,是一套日本进口的星空仪,晚上睡觉前投影到房顶墙壁上的宇宙星空行星,我送他的是他一直舍不得买的一个很贵的画画的本子,这就是我们的投其所好。

他问我要不要有个结婚纪念戒指什么的,我说我不喜欢钻石也不喜欢金属,喜欢木头但不会有木头的戒指吧,他说木头易烂,还是要金属的吧,我说是这个道理,但是买了也不会戴的东西放着浪费,即使金属,要么银的吧,还能稍微喜欢点。还没等我们买呢,他爸妈说话了:虽然上一代没传下来什么首饰宝贝可以传家的,但我们一定得给你们买点。于是,在百货大楼的一层,他爸刷卡买了三件黄灿灿的首饰,我知道未来我肯定也很少佩戴,但正如他们所述,有些东西可以用来传家,也挺好。

回家后morning偷偷跟我说,他已经跟朋友打招呼定做一对木戒指了。

我们的婚就这么结了。还没婚礼摆酒还没婚纱什么的,这些都是大人们的事情了。我和他能做的就是,待季节一到,一起去尼泊尔旅行纪念一下,返程再去西藏一趟。至于生儿育女之事,顺其自然吧,暂时还没计划,只要将来生下来不是天蝎座其它的都可接受了,哈哈。

那天想起以前看的一句英语名人名言:“因为爱你,所以需要你,而不是因为需要你,才爱你。”

正如此言。

 

 

 

Date: 一月 7th, 2014
Cate: 两个人

2013.12.3环洱海

Stop yeast infection itching stop yeast infection itching. Natural cure gout natural cure gout. Hoodia pills where to buy hoodia pills where to buy. Piano pastorale piano pastorale. Uterine fibroid after pregnancy uterine fibroid after pregnancy. Top rated diet pills 2014 top rated diet pills 2014. How to reduce gynecomastia without surgery how to reduce gynecomastia without surgery. Webcam sex gay webcam sex gay. Fibroids miracle review fibroids miracle review. Buy phentermine or adipex online buy phentermine or adipex online. Human growth hormone daily dosage human growth hormone daily dosage. What are fibroid tumors symptoms what are fibroid tumors symptoms. How to stop underarm sweating men how to stop underarm sweating men. Zinc oxide cream rosacea zinc oxide cream rosacea. Therapy teeth grinding therapy teeth grinding. How to prevent facial sweating how to prevent facial sweating. My freeweb cams my freeweb cams. New treatments for tinnitus 2010 new treatments for tinnitus 2010. Hoodia dieting hoodia dieting. Jessica alba herpes interview jessica alba herpes interview. Piles treatment post pregnancy piles treatment post pregnancy. Herbal tea tinnitus herbal tea tinnitus. Reduce tinnitus reduce tinnitus. Cam gay 4 cam gay 4. Hair loss treatment studies hair loss treatment studies. Best food for herpes outbreak best food for herpes outbreak. Gay chat webcams gay chat webcams. Transgender webcam transgender webcam. Sex on webcams sex on webcams. Surgical hair loss treatment surgical hair loss treatment. Psoriasis relief home psoriasis relief home. Asian datingsite asian datingsite. Free wooden kitchen table plans free wooden kitchen table plans. Patient support for growth hormone patient support for growth hormone. Ovary cysts treatment ovary cysts treatment. Porn cam gay porn cam gay. Duromine positive reviews duromine positive reviews

30  28 26 24 25 32 23 22 31 33

Date: 一月 7th, 2014
Cate: 两个人

20.13.12.15大理大雪

Dieta del acai berry dieta del acai berry. Treatment for rectal psoriasis treatment for rectal psoriasis. Camtogays cam camtogays cam. Over counter remedies pcos over counter remedies pcos. Thuoc chua gout tam binh thuoc chua gout tam binh. Medicamente slabit acai medicamente slabit acai. Live webcams gay live webcams gay. Jake gyllenhaal dating august 2014 jake gyllenhaal dating august 2014. Shemale cams sex shemale cams sex. Hoodia gordonii patch hoodia gordonii patch. Piano lessons online piano lessons online. Rheumatoid arthritis triple therapy rheumatoid arthritis triple therapy. Diet and acid reflux diet and acid reflux. All natural hemorrhoid medicine all natural hemorrhoid medicine. Tinnitus zing mp3 tinnitus zing mp3. How to loose weights how to loose weights. Healing psoriasis the natural alternative healing psoriasis the natural alternative. Can you develop heartburn can you develop heartburn. Chat gay con webcam chat gay con webcam. Psoriatic nail cure psoriatic nail cure. Stop armpit sweat and odor stop armpit sweat and odor. Does mint help heartburn does mint help heartburn. Skin psoriasis cure skin psoriasis cure. Big boob webcam big boob webcam. Sleepy shores piano notes sleepy shores piano notes. Cures for bv home remedies cures for bv home remedies. Fontes vitamina acai fontes vitamina acai. Alkaline diet for weight loss alkaline diet for weight loss. Rosacea natural treatment 2011 rosacea natural treatment 2011

8 9 10 7 6 11 1 2 5 18 17 16 20 15 19

 

21

 

4

Date: 一月 1st, 2014
Cate: 未分类, 私下里

拜拜,2013

Free ladyboy webcams free ladyboy webcams. Sex cams gay sex cams gay. Vitamin a tinnitus vitamin a tinnitus. How to buy acai berry how to buy acai berry. Natural treatment pcos symptoms natural treatment pcos symptoms. Medicine take tinnitus medicine take tinnitus. How do i make the ringing in my ears stop how do i make the ringing in my ears stop. Dating sites africa dating sites africa. Easy diy workbench plans easy diy workbench plans. Dating webcam dating webcam. Uniquehoodia stockists australia uniquehoodia stockists australia. Aloecure acid reflux aloecure acid reflux. Tinnitus vitamin b tinnitus vitamin b. Pure hoodia 400mg pure hoodia 400mg. Vh bv treatment side effects vh bv treatment side effects. Phentermine capsules 37.5 phentermine capsules 37.5. Symptoms advanced lyme disease dogs symptoms advanced lyme disease dogs. Top weight loss supplements top weight loss supplements. Easy piano songs online easy piano songs online. Hsv 2 vaccine trials hsv 2 vaccine trials. Tinnitus systematic tinnitus systematic. Roseville area high school roseville area high school. Phentermine overdose effects phentermine overdose effects. Webcam shemale videos webcam shemale videos. Mature webcams mature webcams. Much does phentermine cost prescription much does phentermine cost prescription. Scam Temporomandibular joint dysfunction scam Temporomandibular joint dysfunction. Stop sweating operation stop sweating operation. Tinnitus products tinnitus products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总结陈词时,一时语塞,得定神儿好半天才能捋顺一下。但整体观感,应该是一年平顺无奇但也自然知足。

A.

2013年的春节依旧在山西过,过完春节又待到春运高峰期过了才动身出门,约好与morning先生在景德镇会面,可惜火车班次有点不好搞,就约在九江见面再一起去景德镇。九江是98抗洪时的关键词,那时我还上高中,看电视看得热泪盈眶,觉得那是一个英雄小镇,没想到竟然那么现代城市。一个假期没见,morning先生在火车站旁边的麦当劳等我,见我时嘻嘻笑摸摸我的头一起去吃饭寻去景德镇的班车。

我喜欢江南的春天,蜜蜂开始嗡嗡嗡的在暖和的空气里交织,很快到达景德镇,我们还是住当初认识时的国际青旅,还是住那排房间。morning送了个生日礼物给我,是kindle.一年过去了,青旅里变化不大,前台姑娘不认识了,那只叫胖墩儿的小狗不见了,大厅橱窗里不再是纯粹的陶瓷艺术品而是换成了高价出售的老瓷片项链。除此之外,一切都还好。周六日的创意市集上依旧有惊喜。此次去景德镇是为了进一批货,所幸收获还好,但发现成本涨价不少。

B.

从景德镇回到大理的时候,已经3月份左右了,给各种单品拍照啊拍照上架上架,两百多件东西上到手软。之后闲下来,便发动morning先生帮我去院子后边别人家的菜地里偷土,我要开始尝试做个小菜园,买菜籽花籽到处找泡沫箱,一天一天,小苗儿都发育还不错。

忽然想到还可以养条狗啊,于是就去狗市花80块买了只,取名“的的”,没经验的我们回家才发现狗狗体质很差,又不肯自己睡,非要待在卧室里跟我们一起睡才安静,早上起来我不得不到处找它拉的粑粑。

C.

3月底的时候,有位欧阳先生找Morning先生想合作个店铺什么的,达成简单的协议后开始把家里的货往店里搬,4月份草长莺飞,我第一次开始经营店铺,看店卖东西,挑战倒没有,但发现看店越来越无聊。幸好morning先生的表妹流浪到大理,可以帮忙看店,于是一半的我得以解脱。专心做手工,并开始斥巨资医治那只体质孱弱的狗,打点滴除虫,喂药洗澡,直到它怨念横生绝食相对,但它的身体越来越好,不再拉着狗绳都无法牵动它耍赖不走的屁股,它的屎越来越大,只爱在大门处拉,引导了多次无效只好绝望放弃任其在院子里自由行动。

它渐渐的狡猾起来,偷偷的翻垃圾桶和撕咬各种东西,防不胜防以至于也经常挨揍。第一次带它去城墙上散步,它还不会跑,只能慢吞吞的远远跟在后边,我们得等它好久才能跟上。可是等到第三四次去的时候,它竟然开始跑了,越来越快,我们越来越无法跟上它了。

4月底还是5月初的时候,它和morning先生对峙龇牙咧嘴惹恼了他,紧急情势下竟然误伤morning,他的手掌虎口被它的牙齿剌了一道长口子血流不止,暴跳如雷日的morning先生第一次把它打了个半死,但它学会了装死,这让morning更火大。把它扔出大门外,直到一个朋友去找它才发现它躲在外边的一辆车底下,带它回来后从此乖多了,我们都很惊叹刚开始那样一只怨念丛生病得快要挂掉连医生都快放弃的狗,有天会变得难以驯服聪明又贱兮兮的。

我们与欧阳先生合作的店铺在店铺租约到期时发生了一些转折,本来他已经不打算再做让我们接手来做,但没想到我们的合同与房东签好之时,他却反悔了非要再要回自己去做,甚至他还希望morning先生再帮他经营,他的出尔反尔和不诚信激怒了morning先生,又去房东那亲手撕毁合同把店铺再让给他,当天就把所有的货物腾空。

对我们来说自然没什么损失,甚至在那个月还小赚了一笔。反正我还有我的淘宝店,morning还在出书接各种单子,今年的经济状况肯定要比去年好啊。

对了,还去了趟凤仪定做陶器。中间接受了湖南台的一次采访,播出的时候被很多人看到,我没看到。后来看到剪辑的颠三倒四,外人当然不明所以。

D.

五月六月怎么过的,我都记不得了。大概是因为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所以几乎无痕。

只记得带着狗和小伙伴们去了一趟无为寺.中间有一些morning的朋友来大理玩。

哦,对了,我泡了一坛青梅酒。种的黄瓜吃了总共4根后来染病了没再结果。种的小向日葵开了四朵花。格桑花开得最好。各种青菜被“的的”刨了几次之后就与野草混为一箱一箱难以分辨,只拔过两次几根香菜吃。

E.

六月底的时候,朋友张先生邀请我们入驻他的店铺经营一些纯手工制品,谈妥了条件我又邀请了另外一对喜欢手工制作的朋友一起来经营,这样一个月我只需要看半个月店,自然,利润也会少一半,但投入也少一半呢。所有的电路改造格局加工都是我们自己动手,没费多久时间,7月1号顺利开张,基于之前的经验,现在已经轻车熟路,又是旺季来临,所以每天都有帐进,且还不错,刚开始还蛮欣喜的,但后来也没感觉了,只觉得看店越来越耗人,旺季时期,早上10点开门,晚上11点才能关门。morning先生帮我做饭送饭。

没过多久,姐姐携他们全家来大理玩,住在我们的小院子里,可惜那段时间天气不好老下雨,已经长成少年的晨晨对世界没有兴趣只对游戏有兴趣。还好有曦曦好玩,带着他们去无为寺,去洱海骑车。送走他们,7月已经快到中旬了, morning的妈妈又放暑假来大理,一住住到了8月份,幸运的是,我们彼此都相处愉快,他妈妈很随和又爱美,帮我看店给我送饭跟我一起做手工皮具,一起环海等等。后来又一起去了趟巍山古城玩。她妈妈走了之后,8月又到中旬了。

F.

我们的院子被通知要被房东卖掉,我们不得不又重新开始找房子。

morning的书出来了,在店里卖了不少,很多人喜欢他的作品,尤其老外和香港台湾人,甚至有一个老外斥巨资买走我们悬挂在店门口的一副印刷作品。

店里的生意依旧,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最开心,因为期望值不高,以为只能赚个买菜钱,没想到比买菜钱多多了。

G。

morning接了几个大单,九月份之后他就一直忙着赶活儿,我们计划着9月底要回山西见见我的父母,忙忙叨叨就到跟前了。在山西,morning与我的家人相处也都挺好,尤其小孩子们很喜欢他,爸妈也觉得他挺开朗还挺照顾我放了一大半心。

H.

从山西回来后我俩就开始找中介看广告到处看房子,因为11月底我们的院子就不能再住了。在中介处偶然看到某老小区的房价,忽然决定要不然买房吧,凑一凑或许可以,要不然总是被动搬家,院子已经按市价再也租不起了。于是就忙叨叨开始忙过户手续等等。10月底的时候终于全部弄完,借了几万块钱,我的积蓄加他家的赞助,总算刚刚好。他家又给他在株洲首付了一套房,一下子我们俩变成了有房的人,但没有想象的那么开心,平常感觉,我甚至都没太大的动力收拾房子。

自己和小伙伴们一起刮腻子粉刷墙累了一个星期,搬家搬了一天,总算完成。只有一件事很开心,就是觉得我的那些家当终于不用再流离折腾了。我们的狗本来是要送人带它去更广阔的地方可以自由跑而不用跟着我们住在楼房里拴在一个角落憋屈,但送人无果,两次都又被送回来了,我又念它又烦它又可怜它,只好就此跟着我们住进楼房吧。也由此我对养孩子开始没有那么大自信了,12月的一天,我跟妈妈商量要把狗空运回山西的院子,爸爸在旁边反对又嫌恶,我很受伤哭了一晚上,随后也没办法了,就这样吧。过年的时候计划托付给我们不回家过年的朋友吧。

I.

12月初的时候,朋友张先生提及现在的合作,有点不太满足现在的分红,想再加点或者我们承包交店租给他,但数额不低,我们一算账,如此一年如按那个房租来算,旺季淡季均开,一年也没什么赚头,况且是我还和另外的朋友分利润,如果我单做,我又得请人给别人付工资,总之不管怎么算,都不是笔划算的买卖,遂决定协议到期也就是元旦就结束合作。

我与morning的婚期也提上日程,定于春节之后去湖南与他先领证再去尼泊尔旅行纪念,婚礼再择日办。忽然之间,我开始有点归属感归零了,他妈妈邀请我春节去他家过年,我觉得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在自己娘家过年了,还是回山西过吧。从此之后,我既算不上是娘家归属,也算不上是婆家归属,从此是真的独立立了。想到此,总有恐婚感觉,结婚的事情从未如别人期盼的那般被我期盼,如我自个儿,我宁愿不结婚只要两人生活在一起就行,但涉及父母孩子,就无法去不适应这个东西。

我买好了去他家要穿的衣服行头,尽量时髦又正统。虽然我内心更想买那种有趣的衣服。

我以为我已经跑到终点了,但没想到却是另一个开始,可是我的心气儿已经不够用了,又不知道去哪里去充电。

12月下旬的时候,在丽江与一年多没见的闺蜜见面聊天,虽然彼此关心的问题已经不一样,但个人层面上的追求却可以说说聊聊彼此安慰。我们都 走在自己所选择的路上,比从前更好的路上。

这一年,我没看太多书也没看太多电影,好书与好电影觉得越来越少,能吸引我思考的东西越来越少。

这一年,我结识了几个新朋友,但没有一个我觉得可以做知己。

这一年,我按着机缘在缓慢转型。

这一年,我们养活了自己且有盈余不再入不敷出。

这一年,我们吵过很多架但后来都不记得为什么而吵。

这一年,我比任何一年都在接地气的生活。

这一年,我没有长途旅行,但心老是悬于宇宙某个清净的角落。

这一年,我还是要面对每年都要面对的冬季抑郁症,但显然已经好过很多,尤其身边有人能照顾容忍我。

明年的计划?

上半年结婚旅行尼泊尔,景德镇做东西。

下半年大理手工工作室筹备,粗略如此。

 

一年琐事杂事就此完毕。

 

 

 

 

Date: 十二月 31st, 2013
Cate: 供稿系

豆面抿尖儿

Does metformin cause weight loss in pcos does metformin cause weight loss in pcos. Growth 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 side effects growth 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 side effects. Cam to cam gay chat cam to cam gay chat. Plain yogurt yeast infection remedy plain yogurt yeast infection remedy. Pcos treatment by homeopathy pcos treatment by homeopathy. Live tranny cam live tranny cam. Bv yogurt remedy bv yogurt remedy. Prednisolon 50 mg tinnitus prednisolon 50 mg tinnitus. Woodworking shop design plans woodworking shop design plans. Good vitamins for hair loss good vitamins for hair loss. Rephresh help bv rephresh help bv. Phentermine hydrochloride 37.5mg for sale phentermine hydrochloride 37.5mg for sale. High energy diet pills high energy diet pills. Tinnitus new treatment 2011 tinnitus new treatment 2011. Pcos optifast pcos optifast. Best human growth hormone 2012 best human growth hormone 2012. Build your own workbench video build your own workbench video. Obephen budget obephen budget. Hemmroid removal hemmroid removal. Gyno canesten esterno gyno canesten esterno. Herbal heartburn remedy herbal heartburn remedy. Dating review sites dating review sites. Psoriasis cure germany psoriasis cure germany. Tmj tinnitus treatment tmj tinnitus treatment. Dating site by zodiac dating site by zodiac. Tinnitus laser treatment germany tinnitus laser treatment germany. Thrush holmes art for sale thrush holmes art for sale. Phentermine dose size phentermine dose size. Nu ear hearing aids prices nu ear hearing aids prices. Weight loss vitamin weight loss vitamin. Peace health gynecology peace health gynecology

80年代的中国,如果你恰好生在山西中西部的小县城里,又恰好生在一户普通人家里,那么你会记得那时候的绝大多数人家都无法保证一日三餐可以吃到细粮做的面食。所谓细粮其实是相较于粗粮而言,范围很窄,就是我们如今每日都可吃到的口感细腻的小麦面粉;而粗粮的体系却比较庞大,包含了诸如玉米面、豆面、荞麦面、莜麦面、糜子面、高粱面等口感较为粗糙的杂粮。

彼时的小麦面粉身价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它远远高过其它杂粮面粉,所以大多时候我们碗里的食物颜色都是五颜六色,那是母亲用不同种类比例的粗细粮做成的各种面食。在经济宽裕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用她自己的方式在面盆里调配着一家六口人的口味,比如黄白相间的花卷儿就是玉米面与白面的交互,比如红黄相间的面条就是高粱面与豆面的相遇,比如深灰色与黄色绞成的窝窝头就是糜子面与玉米面的合作……

它们大多数在过去和现在吃起来似乎都没什么分别,但只有豆面做的一种面食叫抿尖儿,它的味道在我的人生中几经转折,而且原因不详。

五岁的时候,每次一看到父母把一个类铁皮搓衣板似的东西,上边有很多小洞洞的木头架子架在开水大锅上时,我就开始撇嘴。当父亲开始用力用铁铲压一大团豆面下锅的时候,小鱼鱼一样的小面条儿就在锅里翻滚了,我也就难过的没有任何食欲了。而不同于我那嘴脸的是我哥哥姐姐,他们显然很开心,因为他们马上就要吃到后来被誉为山西著名特色的面食之一豆面抿尖儿了。只有我满怀着就义一般的心情面对要下咽的豆面抿尖儿,它很扎喉咙,真的是扎。

我起先扭扭捏捏的敷衍,一碗豆面抿尖儿剩大半碗儿就撂下不吃了,那时父亲脾气也差,有次被他揪回去教育,可是害怕得已经哭了的五岁小女孩儿哪还能吃得下饭,一紧张将剩下的半碗也打翻了,这下子父亲就更加恼火了,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抓着我后背衣服,然后狠狠撂在地上了……这是父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我用暴力。

母亲见状过来抱我起来,问我为什么剩饭,我只记得自己哭哭滴滴解释:“抿尖儿扎喉咙,一吃就扎……”她听了之后竟然笑了,问哥哥姐姐他们有没有觉得扎喉咙,他们好茫然的回答:“没有啊,不扎啊……”母亲说:“看来就你挑食……”

那次挨揍后,母亲有意识的每次都往豆面里多和一些小麦白面进去,她希望借此可以调整一下抿尖儿对我的伤害,但是无济于事,无论豆面与小麦面的比例如何调配,都无法取悦我的喉咙。直到母亲绝望放弃,然后每到豆面抿尖儿日,就给我开小灶热个白面馒头吃。

于是,我与豆面抿尖儿就从此互不相犯了。只是每次大人聊天聊到挑食的问题,就会以我为例,以我说豆面抿尖儿会扎喉咙为例,然后哈哈哈大笑。这让我很长一段时间很难为情,可是我又没办法辩解什么,也不准备辩解什么,反正我已经有白面馒头吃。

之所以他们会如此“取笑”我,那是因为他们从未听过有人会说豆面抿尖儿如我说的那么无法下咽,所以我是个怪小孩儿,而且他们很多人都无比热爱滑溜溜如小鱼鱼一般的抿尖儿哪,就着新剥的大蒜和配面的菜,一层层从碗边儿用筷子划入嘴中,哧溜哧溜吃的大汗淋漓爽快。他们享受的样子说实话我都羡慕,可惜那个时候我无力体会。

日子一天天过,90年代的我家,经济开始宽裕起来,粗粮也渐渐消失在餐桌上,母亲再也不用费心计算粗细粮的调配比例,碗里的食物颜色越来越单调,也越来越白,家里来客都以全白面招待为荣,母亲也越来越少给我开小灶,因为已经用不着了,倒是怀旧的父母会偶尔给自己开小灶做豆面抿尖儿了或玉米面窝窝头,看着我们几个吃白面面条儿,他们总会奇怪我们的口味与他们如此不同。

可是好景不长,1995年,我初二那年,不知从哪天起,饭桌上又开始卷土重来各种杂粮面食,而邻居家亲戚家好像没有这种现象,但我家一有亲戚来,杂粮面食又会消失。这个现象很奇怪,而我还在享受豆面抿尖儿日的特殊待遇吃白面馒头,这让我多少觉得有点不安。

13岁的姑娘有生以来第一次开始偷偷分析生活水平的起落原因:哦,姐姐上大学了要交学费要买新衣服。 哥哥刚中专毕业开始工作,没钱。爸爸工资也没涨。我家盖房子借的钱还没还完。物价上涨了……对的,就是入不敷出!

意识到这点后,我从隐隐的不安变为默默的羞愧了。

冬夜的北方,在没有暖气片之前还都是烧煤炭炉子取暖做饭。妈妈的晚餐快好了,是一锅豆面混玉米面的稠糊糊,锅巴的香味挑逗着我和弟弟早已做完作业只等吃饭的辘辘饥肠,虽然我知道那玩意儿不会好吃到哪里去,纯粹的面和水,比浆糊稠一点而已,吃法也很原始,就是夹一筷子面泥再蘸蘸加了盐和大蒜泥的老陈醋,唯一的佐菜是腌了一冬天的酸菜。

围着炉子开饭了,父母都叹好吃好吃,说他们小时候就这样吃,我不做声努力表现出味道还不错的样子,而还在上小学的弟弟就不认账了,说那团黄黄黏黏的面团像狗屎……

下意识的,13岁的我竟然从没有与别人聊天分享谈论过这种食物。甚至我直到现在都叫不上它的名字来,但我记得那味道。奇怪的是,从那天晚上之后我竟然越来越喜爱吃杂粮面食了,甚至连面食宿敌——豆面抿尖儿,都可以顺利战胜了。

春天的北方总是尘土飞扬,我如往常一样骑着车子中午放学回家就先奔厨房,母亲正准备做豆面抿尖儿的工具,父亲出差了,母亲喊我帮她抿面入锅,那个东西太费力气了。我不得不蹲在灶台上使力,从那个视角看锅内的小鱼鱼们分外有意思,像喷泉里嬉戏的真小鱼儿们。开饭了,我吃着馒头看着母亲碗里的西红柿鸡蛋做卤子的豆面抿尖儿,竟然觉得或许我可以再试试。于是申请分了母亲的半碗,她还担心的问我,要是不想吃倒给她碗里就好。结果是,我吃完了,而且并没有觉得扎喉咙,真不扎了……

我问母亲为何这一次不觉得抿尖儿扎喉咙了,是因为面的问题吗,她说没有啊,跟往常一样。

于是长达8年的一口不食豆面抿尖儿的历史就这样莫名其妙结束了。虽然我也并没有多爱吃它,但至少我不讨厌它了。而母亲也再也不用给我热白面馒头了,开小灶的特权被自然收回了。

很快也轮到我也要上大学了,哥哥姐姐都已经工作了,家里盖房子的债也还完了,理论上我们的生活应该比我的13岁时更好了,可是水涨船高,1999年,国家取消公费大学的制度,学费改革涨了两倍,那一年,我的学费是七凑八凑出来的。

我在大学无法得知家中餐桌到底吃些什么,他们给我的生活费尽量宽裕,相比于家中的伙食,我的好太多了。至少我不用再吃粗粮了。可是我却开始发现,杂志上电视上开始报道粗粮如何如何健康,然后就发现粗粮的价格一天比一天贵,送礼都送精包装的五谷杂粮了。甚至父母都开始顺其自然的又重新顿顿白面了。

直到我大学毕业工作后,家里才得以真正的稍微宽裕一些了,上大学的弟弟也因为有我时不时的生活费学费的赞助而让父母轻松不少,但我回家的机会也随着工资收入的增加变得越来越少。当公司周围所有的餐厅什么金鼎轩、汉拿山、面爱面、和合谷、永和豆浆、成都小吃、桂林米粉都吃到腻得抓狂时,我以为我的味觉走到了尽头,我开始试着自己带饭,可是带了两次之后觉得生活好凄惨,我如此工作辛苦可为什么每天都要吃剩饭?

之后,我辞职了。当然,味觉的抓狂并不是主因,但也算是一因。

这一次,我休息了两个月,从2009年的12月底到2010年的2月,每个早午晚,我都可以自在的坐在洒满日光的厨房餐桌上陪着父母吃饭。我味觉的记忆是母亲做饭的动力,我想吃大锅菜,我想吃豆角焖面,我想吃枣馍馍,我想吃面皮儿……他们买来越来越贵的粗粮,但他们还是怕我不爱吃,总是同时体贴的还做点白面馒头或者蒸点白米饭让我自由选择。但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他们已经不用如此照顾我的旧习惯了。我看着玉米面发糕瞳孔会放大,我吃莜麦凉面狼吞虎咽,连不掺白面的豆面抿尖儿,我都吃得意犹未尽……这让他们诧异极了!

他们将其归于是我太想家的缘故。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胃是一部无法格式化的电脑,它永远记得它最早的食物味道和营养,不仅如此,它记录的人情世故和时间岁月也是无法格式化的。

是啊,多好吃啊,豆面抿尖儿!细细滑滑,小鱼儿似的,隐约的豆香和松松的口感,再配着西红柿鸡蛋卤子和两瓣儿大蒜就是顶尖的美味呀!

直到今年,我带回家见父母的那位一直在南方长大的男人竟然也在同我一样在餐桌前咂吧嘴:“还真是,咱家最好吃的面食就是抿尖儿呢!”

是啊,多奇怪,20多年前最讨厌的食物怎么会在20多年后变成了心里最惦念的食物?!有人能解释吗?

Date: 十一月 25th, 2013
Cate: 私下里

恍惚恍惚

Easy cures hyperhidrosis easy cures hyperhidrosis. End hair loss naturally end hair loss naturally. Psoriasis systemic treatment psoriasis systemic treatment. What is the acai berry diet what is the acai berry diet. Webcam gratis con gays webcam gratis con gays. Web gay cams web gay cams. Girl cam nude girl cam nude. Stage 2 lyme disease symptoms stage 2 lyme disease symptoms. Gyno removal gyno removal. Treatment for mild rosacea treatment for mild rosacea. Maintenance therapy thrush maintenance therapy thrush. Candidal vulvovaginitis treatment candidal vulvovaginitis treatment. Paleo diet male pattern baldness paleo diet male pattern baldness. Dating sites fish dating sites fish. Running helps hemorrhoids running helps hemorrhoids. Hair loss natural solutions hair loss natural solutions. Rosea skin disorder rosea skin disorder. Heartburn low cost heartburn low cost. Treatments for tmj jaw pain treatments for tmj jaw pain. Online high school online high school. Diy camper plans diy camper plans. Bacterial vaginosis cures bacterial vaginosis cures. Hemorrhoids pain control hemorrhoids pain control. Gay webcams live gay webcams live

A.

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时常总是恍惚。尤其最近,睡到自己买的房子里,却无家的感觉。也许是搬家搬了太多次,忽然要有一种居有定所的感觉时反而强烈不适,它们真的不用再颠簸流离折腾了吗?那些来自各个时期的物品,它们辗转了太多次,虽是身外之物,却也是这么多年变化的见证。每次半夜恍惚时,我都以为自己还在之前的老院子里睡觉。

B.

因为这次搬家的劳累程度前所未有,一点点要收拾细节,心也疲的很。懒得考虑很多东西。但总是梦到过去的事情,上学时候的事情,有过往的人和事,像是真实的平行世界。甚至有一天晚上,我又梦到自己失忆了,Morning离我而去,可是我却不记得这回事,一年后才醒过来,朋友们才告诉我。醒来后看到他还在身边真好,但吵起架的时候又变得面目可憎,因为不可理喻,他人即地狱。

C.

有一个同学某天找我聊天,故意说自己怎样怎样没法再旅行了,幸亏我脑袋没转的慢反应了过来,她是婉转的告诉我她怀孕了希望得到我的惊讶和祝福,还好我懂,赶紧祝福。后来又问这边的生活, 我与morning的财务谁管什么的,是我开的店来主要承担开销吗什么什么的,她大概以为比我小几岁的搞艺术男人是赚不了什么钱的,我大概也过的比较艰苦什么的吧,可不幸的是,事实上她以为错了,morning比我赚的多多了,我店里的收入是够我零花的,我管账,钱都放一起,我过的不艰苦,也没那么富裕,就普普通通。

社交关系有时候真的很“险恶”。有时候真的不愿意知道太多人家谈话的动机,即使知道了,心情好就配合下,心情不好话都不客气,所以社交真是件麻烦事,尤其过往的大学同学高中同学什么的,怀着某种比较心理,一旦有所他们以为是优势的优势,便心安了,要不然,他们可会真的讨个没趣了。同学,有时候真的是种印证现实世界的最好的一种生物,它们的时而出现就是提醒你幸亏没跟他们后来一个道儿。

D.

就连邻居,这种社交关系也是有时候够“险恶”的。我拉着狗坐石头上晒太阳,不到五分钟一女抱小孩过来聊天,问我什么时候搬来的,有小孩了没,打算要吗,房子是买的租的,装修了没,刚结婚吗,哪里人等等等等,吓的我敷衍完赶紧起身带狗走。。。。

E.

不是人间烟火不好,是每时每刻都在这烟火气里,会得癌的。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的时间里,我想呼吸点干净的新鲜的空气。

F.

很久没旅行了,有点想旅旅行咯。明年结婚去尼泊尔纪念吧.

Date: 十一月 4th, 2013
Cate: 供稿系

我的2013

Ovarian cyst pills ovarian cyst pills. Fibroids removal options fibroids removal options. Vd m hghofhv vd m hghofhv. Free wine rack woodworking plans free wine rack woodworking plans. Transvestite webcams transvestite webcams. Tinnitus behandeling homeopathie tinnitus behandeling homeopathie. Stop ears ringing stop ears ringing. Natural hoodia pills natural hoodia pills. Medicamentos para rosacea cara medicamentos para rosacea cara. Sweating icd 9 code sweating icd 9 code. Webcam tube shemale webcam tube shemale. Piano lessons bedford ma piano lessons bedford ma. Hyperhidrosis treatment 2014 hyperhidrosis treatment 2014. Lpr acid reflux diet lpr acid reflux diet. Rosacea vitamin d rosacea vitamin d. Oby-trim mail order oby-trim mail order. Vitamins rosacea treatment vitamins rosacea treatment. Hemorrhoid aloe vera hemorrhoid aloe vera. Tinnitus treatment in spanish tinnitus treatment in spanish. Porch design plans porch design plans. Tinnitus treatment magnetic therapy tinnitus treatment magnetic therapy

2012年的秋天,我和他一起搬到大理住。

慢慢的我开始筹备我的综合手作店,他继续他的怪趣风画画。两个人都只想静悄悄的生活工作,心远地自偏。

可是没想2013年春节一过,从网络上开始不断能看到关于大理风花雪月的吹捧故事。初开始笑笑看不做声,但短短半年,愈演愈烈。直到11月,《新周刊》做了一期关于大理的专题,“去大理生活”成了媒体热点话题。它们赞美大理不遗余力,各种宜居与自由生活溢美之词。但不细心的人或许不会发现,它们的杂志内页夹杂了好多大理新建别墅酒店广告,拿人手软的媒体又一次猛力将大理推向一个真相里不容乐观的境况。

叹息之余,我和他开始探讨到底我们该怎么应对接下去的生活。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去寻找下一个落脚地?

他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到哪里都会有这样的问题。

我说,我们来此的初衷就是这里的田园氛围,爽朗气质,好阳光好空气。

他说,我们不用可以远离旅游区,还在苍山脚,还在洱海边。苍山那么大,洱海那么大。

我说,这一年确实我的身体也比从前好很多。

他说,对啊,这里还是很养人的,我们还认识了那么多的朋友。

我说,是啊,在这里还做了自己的手作店,从职场转型自由职业还算顺利。

他说,是不错啊,而且我画画在哪里都可以,你手作也在哪里都可以。

我说:对啊,其实我们还是自由的。

他说,假如有一天大理变得不宜住,到时我们就离开嘛。

我说,好,人在哪里家在哪里,走走停停做做创作也很好。

……

如此探讨一番后,两人都不再焦虑未来。

可是没过多久,我们租住的小院儿被通知已经被房东卖掉年底就必须搬走。隔壁院子要改建客栈,对面也在大兴土木扩建客栈,屋后邻居的空地开始打地基,一下子四周从早晨8点就充斥着吵死人的机械电钻石子搅拌推土机的声音,而我们住在那个建于80年代的木质结构小院子里越来越像一个将要沉没的小岛一样孤立无助。

已经不用吐槽大理本身,我们马上就要没住的地方,再租房子租哪里?房租普遍大涨,本地居民全都在改建自家住房出租出售,电线杆上贴的都是十几间房可做客栈价格面谈的出租广告,适宜两个人和一条狗居住的老院子已经找不到了。

新一轮的焦虑让我们真的那段时间没有好心情。为了这个,都吵过好几次架。

我们如此留恋大理的阳光、空气、朋友、以及闲适的节奏。可是我们又如此厌憎这居无定所的感受。我们不想住火柴盒一般的高楼,但是好像又没更好的选择。

忽然有一天在网上看到苍山脚一个僻静的研究所家属楼的有二手公寓在出售,价格相比路牌灯箱杂志广告上的小区别墅楼盘要便宜的多,凑一凑借一借钱还是可以买得起的。小区环境很安静,远离古城旅游区,只有三层楼,也不是我们最憎恶的高层建筑。

回家后我们好好讨论了一番,关于我们内心那个理想的大理生活方式与现实的大理。

我说,没想到我们仅仅住了一年的老院子就住不起了。

他说,还好我们已经住了一年。

我说,难道我们真的最后还是只能住楼房?

他说,我们解决不了这个时代的问题。

我说,我们来大理是为什么?

他说,阳光空气和自由。

我说,对啊,还好至少这些都是免费的,它们都还在。

他说,对呀,我们只是过渡一段时间,等有机会了再去没游客的地方环境也好的地方自己买块地盖个自己需要的房子。

我说,可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啊?

他说,会有那么一天的。但是现在不行,我们还没到那个时候。

我说,也许吧,也许大理不是我们的最后一站呢。都是路过,何必那么苛求?

……

没过多少天,我和他终于凑够了钱拿到一间90年代小公寓的钥匙。

没有像想象中那么多的喜悦,因为我本以为2014年我们还可以像2013年一样和我们的狗住在那个小院子里的,没想到,一年后我们就不得不滚蛋被迫回到边缘城市生活态。

值得欣慰的是,还好我们有免费的好阳光好空气,还有背后的苍山面前的洱海,还好我们还可以做自己擅长喜欢的事,还好我们都还是自由的。

学会某种妥协来实现未来自己真正的理想,是这一年的功课。

其实大理最美好的东西都是免费的,最美好的风景也都是免票的,但是有时候,我们也不得不为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事情买单付账。

与媒体上不准确太表面的报道不同,这一年我们已经知道这里的米线早已没有5块一碗,这里的嬉皮早已不再纯粹,这里的驴友骗子多的是,这里的神仙眷侣也要为柴米油盐而吵架,这里的店主要为高房租而发愁,这里的猪肉也是喂饲料的,这里的人卖东西给外地人与本地人不同价……

这一年,虽无大悲大喜温和生活,但也看到了这个传说中乌托邦的不那么善意的一面。

尽管如此,我们依旧没有更好的选择让我们愿意离开大理,与它和解也是在与这个世界和解,我们没有理由只接受它们好的一面。

或许只有以不变应万变,才可以真的心远地自偏。

Date: 十月 21st, 2013
Cate: 私下里

寡欲时期

Dating sites in the united states dating sites in the united states. Plans for cedar chest plans for cedar chest. Youtube piano lesson fur elise youtube piano lesson fur elise. Medical weight loss san francisco medical weight loss san francisco. Quick weight loss secrets quick weight loss secrets. Anti heartburn herbs anti heartburn herbs. Gay adult webcam gay adult webcam. Piano lessons burlington wi piano lessons burlington wi. Webcam huge cock webcam huge cock. Natural treatment uterine fibroids natural treatment uterine fibroids. Best products for rosacea 2014 best products for rosacea 2014. Cameraboys cameraboys. Healing gerd naturally healing gerd naturally. Trans cam free trans cam free. Homeopathy for weight loss homeopathy for weight loss. Latina webcam latina webcam. American psoriasis treatment american psoriasis treatment. Ladyboy free webcam ladyboy free webcam. Sandy piano lessons sandy piano lessons. New diet pill reveal new diet pill reveal. Heartburn medication fractures heartburn medication fractures. Acai pillen einnahme acai pillen einnahme. Webcam with men webcam with men. Shemale cam girl shemale cam girl. Webcam porn gay webcam porn gay. Gynecomastia plano tx gynecomastia plano tx. Tinnitus support group tinnitus support group. Herpes remede naturel herpes remede naturel. Gout home remedy relief gout home remedy relief

A.

进入2013年下半年后,明显感觉各种欲望都很寡淡,真的是各种欲望。

尤其最近寡淡的有点吓人,这样下去,我知道又会进入冬季抑郁期。与以往不同,这种寡淡造成的淡漠感与从前拧巴造成的厌世感不太一样。

淡漠意味着由内而外的冷感,提不起兴趣吃,提不起兴趣玩。

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一直保持对生活的热望显然不可能,但长久的冷感也是很可怕。我在想要不要重新让自己进入学习吸收状态,这么多年,只要处在吸收学习的状态时,一般状态都还不错,但是停止学习吸收就会变得原地不动的难受。

我想大概就是这个问题吧。

B.

最近做的一件貌似重大的事情,就是与某人合力买了一套房,在苍山脚的一个研究所家属院里,离大理学院很近,那里很安静很安静,二手房,合同已签,只剩过户付尾款了。借了一点钱。

之所以突然会买房,只因大理的院子实在很难再租到像现在住的这样性价比的,大多数的院子已经在被改造成各种各样的客栈,价格也比去年贵了很多很多,在中介所随便翻价格单的时候看到那里的房子总价还不至于太离谱,就萌生了不如买个落脚地,等有钱有机会再去弄院子吧。

情势所逼,就成了这样。

没有多高兴,虽然这是这辈子的所花的第一笔大钱。有时候我都愁自己如今对结婚哪房子哪之类的东西竟然没有太明显的期望和兴奋,这挺可悲的。

如果说还有什么会让我提起来就兴奋,大概就是做陶及宇宙的事情了。

C.

养的的的过程,一直在自省自问这期间的内心的变化,并非全部都是爱,也有嫌恶的时候,大概以后养孩子也会是这样。自我与他者之前无论何时都无法无缝衔接,只是观察到这些,就会对未来的养子过程没那么自信了。

D.

也许,继续好好学画画,练练毛笔字才是最近的正事,要不然,就会落入一个空空的状态里,不好。虽然其它一切都好。

Date: 九月 24th, 2013
Cate: 私下里

回山西过中秋

Icd 10 code tinnitus icd 10 code tinnitus. Review dating site review dating site. Tinnitus pain behind ear tinnitus pain behind ear. Tinnitus trials germany tinnitus trials germany. Natural ways treat fibroids uterus natural ways treat fibroids uterus. Infant acid reflux prevention infant acid reflux prevention. Ovarian cysts stop periods ovarian cysts stop periods. Absolute acai berry discount code absolute acai berry discount code. Gay cam spy gay cam spy. How to heal tmj how to heal tmj. Acai berry hrvatska acai berry hrvatska. Order generic phentermine online order generic phentermine online. Reduce heartburn quickly reduce heartburn quickly. Arthritis shock wave therapy arthritis shock wave therapy. Hoodia gordonii sale uk hoodia gordonii sale uk. Acai ice cream san diego acai ice cream san diego. Best acai product uk best acai product uk. How to hsv2 how to hsv2. Vaginitis lotion vaginitis lotion. Tmj diet ideas tmj diet ideas. Noise reduction ear buds noise reduction ear buds. Psoriatic arthritis alternative treatments psoriatic arthritis alternative treatments. Ts webcams ts webcams. Tmj physical therapy journal tmj physical therapy journal. Sensitive rosacea skin care sensitive rosacea skin care. Yeast infection foot pain yeast infection foot pain. Removing ovarian cyst without surgery removing ovarian cyst without surgery. Acai pills diet acai pills diet. Ringing in ears treatment natural remedies ringing in ears treatment natural remedies. Healthy way to lose weight healthy way to lose weight. Home remedies oily hair home remedies oily hair

A.

一晃眼大半年过去了,恰好到中秋,恰好适逢需将Morning先生带给父母见见的时候了,于是车马劳顿一番折腾总算来来去去一周完成。还好一切还算顺利,除了坑爹的航空公司比较气人,其余一切尚算好。对了,也不晓得为何,这次回家竟然会频繁心悸,不知缘由,回来大理后就渐渐消失症状。

B.

爸妈对Morning先生的印象还不错,觉得他活泼又健谈,还可以跟小孩子们玩到一起去。收买爸爸的一摞书和收买妈妈的琥珀挂件也都被各自喜欢。

C.

论及婚嫁的时候,等不及的爸妈表达了他们的心情,可是恐婚的心倒是我要一直面对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被移花接木的感觉,就是那种形式上的被转移感,而无所适从的孤单感又从未消失过。那种终极的归属感更加虚无缥缈。从未恨嫁过,也有此种原因吧。

D.

恍惚的很,把完整的过去与一个人分享,注意力也减半,似乎只有在大理的生活才有与人分享的投入感,除此之外,都不能十分好的进入与他人分享的状态里。

E.

此番见到的家人中,让我担心最多的是弟弟,他身上的疲态整个气场都跟着重。

F.

无法阻挡的孩子的成长,我的晨晨小外甥已经彻底脱离童年进入少年,他再也不会在院子里玩东西,也不会闹了,只有安静的看书玩手机。

G.

想想此番变化其实不过只是另外一种生活模式的开端,还会有孩子,还会养孩子,等等。再想想自己的衰变而老的心态,不得不说,还真有点恐惧。

 

 

 

Date: 九月 12th, 2013
Cate: 微博录

微博录(3)8.1——8.31

Natural methods fibroids natural methods fibroids. Lysine herpes dosage lysine herpes dosage. Home treatment for minor hemorrhoids home treatment for minor hemorrhoids. Mom on cam mom on cam. Free ladyboys cams free ladyboys cams. Piano casa berlusconi 2011 toscana piano casa berlusconi 2011 toscana. Best weight loss meal replacements best weight loss meal replacements. Real hoodia xh reviews real hoodia xh reviews. Banish tinnitus scam banish tinnitus scam. Dating sites must love dogs dating sites must love dogs. Zombie piano tutorial zombie piano tutorial. Webcam hot live webcam hot live. Woodworking tool cabinets plans woodworking tool cabinets plans. Best fat burners of 2012 best fat burners of 2012. Gay webcam free chat gay webcam free chat. Best selling acai berry best selling acai berry. Tinnitus stopper tinnitus stopper. Buy sytropin buy sytropin. Man web cam man web cam. Photobooth with webcam photobooth with webcam. Ototoxic drugs causing tinnitus ototoxic drugs causing tinnitus. Gyno lumps no pain gyno lumps no pain

1.

梦在监狱里服刑很久忽被通知提前释放,一出狱才发现世间变化太大,人人都已衰老,我不知该去哪里,曾经的朋友都已立业很久。我念着自己的心灵导师,一摆地摊的大娘,找到她时是黄昏,正收摊,唯有在她面前可倾诉所有。后梦一男子杀手,持直角卡尺似的利器,刀锋在直角似圆珠笔,伸缩切割自如。惊叹。

2.

家家一火把!从大火把引燃带回家,不断将松香粉撒到火把上助燃,在人背后晃晃驱邪祈福!好耍的很!店门口也点个火把噻。。。小雨夜上楼听听李先生的古琴再喝喝茶,好混搭的感觉噻!

3.

今天最忙,早上忙着裁皮子给定制客户做包用,裁好赶紧扔篓子背去店里,幸好张先生起早已经在帮看店了,供货商还等着选样砍价付款,店里橱窗还得擦灰植物都得浇水料理,来个英国人还得用烂口语跟他对话柴烧画画business等等。没一会微博上一小妹妹驾临参观,聊不久京城某友的友也来会面,又看一星盘。

4.

双廊农民画册终于到手啦,感谢某人记着,感谢某人的老妈买单。。。[月亮]

5.

梦到2014世界末日般海水涌入陆地,我与@糕小鱼 拔腿跑到华山顶,她帮我买了500多块的门票。庆幸自己带了水与干粮手机,给家人恋人分别电话无人接听,山下水中漂浮无数尸体残骸杂物。水位线下降后回大理,幸免被淹,找不到某人正难过,他从角落跳出我破涕为笑。福建湖南全部被淹,山西还好,留住了。

6.

淅沥沥小雨去床单老厂展区看大理国际摄影展,碰到朋友ligo也在,他的作品也在邀请展出中。据他说床单厂会被打造成一个艺术家工作园区之类的地方。诉求太愤或意义复杂的作品看多了头痛,民俗类感觉也没十分的动人,倒是有些创意部分还值得赞一下。倒是在复兴路文化馆内的由奚志农策展的英国野生摄影获奖作品巡展颇具水准。很纪录片BBC,每一幅介绍词都写得平实有趣,在文化馆院内,还有云南当地民俗展,也有点意思。之后体力不支,只好打道回府咯。山水间那边的台湾摄影师的展估计就留憾不去了。

7.

某人老妈很好学,跟我学做皮子手包一下午,咣咣自己开干到12点,嘿,一看成果,天平美感确实挺好。。。她说退休前有事儿干了,可以回头自己做好东西寄给我们,卖了钱算我们的。。。说退休后就学学画画儿什么的带带小孩子晚年就这样挺好的。对啊,这样多好

8.

都立秋了?这个夏季过得好快还没感觉很夏呢就立秋了,吊带裙都没穿几天就得长裤长袖了。。。也忙,人来人往,事多紧密,来不及细想很多事。最近辣吃多咽喉发炎了,十分想念春季时的闲散健康。

9.

昨晚梦到两个狮子女。@盛开了 邀我一起去时尚派对,让我帮她抄好长一段杂志VOGUE上的一段非常专业的2013时尚趋势分析。我埋头坑坑坑的抄啊,抄得我眼睛都模糊了,身边聚了一堆名媛看我在抄什么。后来又梦到去@杨浩彤 的朋友在72层顶楼开的会所帮看店,一堆游客要点菜。后来就地震了,山背面全是海水。像苍山,山背后海水如瀑布侵袭流淌下来,有人说反正都末日了不逃了,好好享受现在吧。我忙着找失散了的妈妈,又忙着给家人打电话,双腿还要往山上跑,可是怎么跑都赶不上海水侵袭陆地的速度。决定放慢脚步找寻木板什么可漂浮的,一想到从此与家人生死两茫茫,连木板都不想找了。后悔没淘宝个皮艇。

10.

刚看到@-左轮北- 同学发的关于蚂蚁的微博,想起大概一两年前看过一书叫《失控》,里面谈及蜂群思维以及活系统的演化,记得还摘录了很多话,因为实在是很多发人深思的,关于生命的,个体的,活系统的,能量的,很厚。可惜那书被我要借给某友看前坐在国贸台阶上垫屁股底等她,起身时早忘了,丢了。荐之。

11.

下午做东西时大脑不知怎么忽然浮现出已经好久没见的朋友周先生的样子,闪现一下就没了也没在意。没过几小时,真的周先生就背着登山包出现在眼前。。。有俩月没见了吧。。第六感了都!

12.

金星处女的人可真容易焦虑啊。。。凡事不能含糊悬而未决。。倒显得金摩羯比较钝感冷眼观望。月天平希望皆大欢喜,月射手倒是不惧风险赌徒心理大不了最坏又怎样。所以,金处女月天平火白羊经常被完美主义和停滞事态搞得烦躁不安,金摩羯月射手火天平倒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没捷径走那就静观察机再说咯。

13.

早上去火车站送某人妈妈走,回来的路上才觉得最近过得真快,忙忙叨叨八月都过去一半了。九月中旬又要回山西过中秋。大人们总抱怨我们离家太远,可是有时候真的距离制造空间,所以只能牺牲点肉身的车马劳顿以及来来回回路费。世间安得双全法?

14.

一友约了一稿,一直酝酿情绪,可是自从真的活得比较当下后,过去的事情与感受就好像封存到一个亿年松脂球里但又没打磨成标本模式,于是怎么回望都望不到真切的立体的情绪里,尤其在人来人往的店里,更是无法下笔。况且,现在写东西已经很少很少,进入状态不易。几年前何曾想到会有今日今时的反差啊。

15.

想做的事,现在终于练得越来越耐得住性子等合适的时机再做,在此之前一点点做准备去打底子,不再能容忍自己再玩沙滩上盖楼挡浅尝辄止不求甚解的事,任何一个门进去都深似海,尊重每一个工种,为之前每一个想当然的轻狂不屑而羞愧,因为那是无知。精神上的任何藐视轻视,都会败给亲做亲尝后服气的体谅。

16.

停了一天电,反倒觉得时间真的因此而充足很多,心无旁骛的做手工,累了到院子里逗逗狗远眺一下苍山休息下眼睛,待到下午四点已经做完一个包。看来以后确实需要与电脑手机再拉远点距离了。晚上一起与某人吃了冬阴功火锅,去见了见朋友,回来刚好够写拖欠的稿。明天要看店,把别的事儿都留明天把。

17.

各种事都在日程上需要处理,一件件OK后歇下来竟然不知道此身何处的恍惚,这个世界不是黑和白,是一大团的高级灰啊。月射手终得进化。善哉。

18.

在人性面前,你没法提纯,无论亲情友情爱情,看到疵点裂痕不堪处,精神洁癖者一般都难忍,要么抹杀要么补全要么彻底远离,那是年轻时候的自己。等渐渐发现自己其实也是人性的一面镜子,也无法提纯,就开始没那么洁癖了。再好的东西,八成好就已经很圆满了,再求剩余两分的满,就算溢了。

19.

今天有个女孩进店问:你是玛雅绿吗?我说是啊。她说:我能跟你学做皮具吗?。“啊”???她是认真的,我也很认真回答她:其实,做皮子只是兴之所至而且而且我也没到可以教别人的水平呢,抱歉哈。。女孩走了,我长吁口气,真的,爱好绝不能成为很正经的事,绝不能!

20.

刚刚兰州来电,小时候一直看的平民高端大气杂志《读者》编辑约了个稿,以前为别的媒体写稿可都从没激动过,这个我必须要激动下,小时候学校传阅率最高的治愈型读物呢。。。[做鬼脸]话说这个得感谢好姐妹@胖社社 [太阳]

21.

可能昨夜着凉了,今早起来清鼻涕不断,如水龙头一般,止不住,塞住决堤右鼻孔,左鼻孔竟然也漏了。。。下午去书店买杂志低头看杂志的时候,一滴鼻涕自由落体,吓得我趁老板没发现赶紧付款拎杂志回家。。以为是鼻炎发作,可又开始头痛,十有八九是真感冒了。。。。[晕]大理进入秋季咯

Date: 九月 12th, 2013
Cate: 微博录

微博录(3)7.1——7.31

Drug treatment tinnitus drug treatment tinnitus. Swan lake waltz piano tutorial swan lake waltz piano tutorial. Herpes simplex encephalitis emedicine herpes simplex encephalitis emedicine. Free easy piano notes free easy piano notes. Ovarian cyst operation procedure ovarian cyst operation procedure. Tinnitus xanax dose tinnitus xanax dose. Hoodia herb side effects hoodia herb side effects. Www.prevent-sweating.com www.prevent-sweating.com. Psoriasis prescription medication psoriasis prescription medication. Arthritis natural treatment remedy arthritis natural treatment remedy. Superior hoodia 90 reviews superior hoodia 90 reviews. How to stop pit sweat how to stop pit sweat. Nursing care plan arthritis pain nursing care plan arthritis pain. Hair loss treatment houston hair loss treatment houston. Storage hgh storage hgh. Hoodia dex l10 buy hoodia dex l10 buy. Rosacea alternative methoden rosacea alternative methoden. Touch dating site touch dating site. Norditropin dose norditropin dose. Can spread herpes prevented can spread herpes prevented. Single online dating site single online dating site. Herpes and autoimmune diseases herpes and autoimmune diseases. Transexual webcam transexual webcam. How to treat rosacea bumps how to treat rosacea bumps

1.

其实,边看《蜡笔小新》边手缝东西,真的是近期最愉快的事情。

2.

姐姐一家来大理玩,我到火车站接他们,路上收到12岁外甥发来短信:可以出发了,最好拿个牌子哦——晨晨。这小双鱼,电视看多了吧![汗]

3.

小水瓶狠喜欢某天平。。。由于其升狮子月白羊,更是毫无生疏感。。。怕狗却给狗画了一幅画送给它。。。真是小孩子的纠结也蛮可爱。。。在帐篷里一个人玩好半天过家家。但其12岁的哥哥已经是淡定少年,对游戏充满热爱,语言里都是不屑的疑问和评论。。好玩的年纪已经过去了。[月亮]

4.

作为亲姐的大理游之全陪人员,这两天又凑巧雨纷纷,穿雨鞋打雨伞走到脚软腿酸回家还得好好做菜做饭陪聊陪购物全套服务,只有亲姐才有如此顶级VIP待遇,其他人都只能享受部分服务吧。。。

5.

与珠宝商友人聊天,确认自己确实是个“矫情”的非生意人,除了靠做的东西自己去说话赚钱,从个人口才和人格魅力什么的方面是无路可寻,想从做事层面完成的第一目的是精神方面的就注定不会不可能有什么大钱赚。这就是矫情处。所以,平平常常的日子也是注定,动机决定方向也会决定结果。认了吧。不褒自个儿,也不贬自个儿,得知道自个儿是怎么回事儿。。。世上安得双全法?么有!一次只能一条路,劈叉约等于分尸。。

6.

灵鹫山无为寺,环海西路,陪逛,陪骑。话说雨天去寺庙最合适,多云天环海最合适。。。。比逛街反而体力更保存的多。小孩子们确实爱野外,松鼠、吊床、武僧、奇石。。。。都引兴趣得多。

7.

道理和意愿上的形接纳,远远还没到自觉自知的真接纳,前者还会有情绪之类的副产品,后者是爱怎样怎样随便怎样都好的波澜不惊好好对待。我们远比自己预估的狭隘,也远比想象的更好胜,为此,逻辑和性情都会变成牺牲品。[月亮]

8.

晚上看店,一广东男人进来,一下拿走五个娃娃头风铃,感叹现在的地摊卖的怎么都一样尼泊尔什么的小东西。。。送他出门约20分钟后,又进门拎了三根娃娃头雪糕进来,好兴奋的说竟然还有卖,给你们一人一个咯!赶紧说谢谢,真的是好有情怀的男纸啊!

9.

与友聊天,他说他店一旦一天销售额低于期望就会很焦虑,没安全感。我说,都在大理了,还过着大城市状态不划算呢。你想挣那么多钱,真的让那些挤地铁吃快餐拼加班老堵车高压力的一线城市人们情何以堪啊?人家牺牲了很多才换得那样的收入。我以前上班时也会焦虑,现在好,每晚睡前自动清空大脑。无压。

10.

能量在地球守恒不守恒我不确定,但确定时间空间也是能量,时间最终会转换成某种质感而变成另一种能量。在任何一个空间里,物质都会彼此释放交换能量,也会吸收空间本身能量。So,有得就有失的道理,简单又正确。正如手工的东西,失时间,得质感。滋养用的人,但更滋养做的人。[月亮]

11.

亲密关系的一课就是将柴米油盐细化到琐碎鸡毛才算彻底,不经七八宫到不了九宫。。要补的课全落到九宫去。土星正九。天海正二。话说二宫不单单是指财富的领域,其实是意味着个人面对物质世界的态度和能力吧。这样的话,从上升推二宫宫头,就很容易了解一个人的物质态度能力取舍了吧。

12.

有所指,有所期,有所信,就会将自己悬于空中,绳索置于别人,幸运的话,拎你上树;不幸的话,摔回大地。会自己爬,所承担的无非最坏是失足摔落 。指望别人,就比最坏还要坏,因为除了要承担幻灭的危险,还要承担对方拎你上树之后永远还不清的欠下的人情。清白症患者,都不想承担更多。。。

一厢情愿的期望别人变得更好,其实是错。因为那个好,在别人那里未必是好。我之美酒,彼之毒药。我们都比想象的狭隘,至少很长时间是接纳不了与期望完全不符的事物的。把鱼举在空中让其飞翔其实是罪过。重新更新认知,去除任何期望,把鱼放回去。。。这是能努力做到的善举。。。

13.

今天又从房东奶奶那里得知,我们的院子也确定要卖了。隔壁是房东奶奶的弟弟,他们想要将老房子全拆了盖客栈,因其见着整个村里都在盖客栈赚钱。。所以不顾祖传的老房子价值,想将房东奶奶的房子也买下一起全拆盖客栈。房东奶奶也秉性古倔,宁卖其它人也不卖亲弟弟,而买客似乎也是同样的目的盖客栈!

所以今年年底前会面临又一次搬家,大理进入了一种让人叹息的发展模式里。这么多年虽已练就不惊不喜的心态面对这些无常纷扰,但还是为这种地方集体式的唯利是图和道德倾塌觉得惋惜。唯独庆幸自己是个月射手,每搬一次家都会因新鲜感胜过繁琐感而不至于很讨厌搬家这事儿,庆幸自己有种天生的游牧爱好。

14.

也许真是水逆缘故,梦里在与一心理医生对话,将日记本交给她,说那是很久以前的情事,可是再也不想受此困扰,它占据了我很长一段时间的内心,我想清空它了。。。心理医生看过之后合上日记本,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底版都已经风吹日晒变成红色了。。。我睁眼,黑白的世界里,只有墙上一列红色底版。

15.

又是水逆吗,连着俩晚上都梦过去情事,昨晚梦高中教室考数学,同学都交卷了,我耐心做后边没做的题,可一道不会做,看看不远处的初恋背影,好希望他能回头示意关注下难堪的我,可始终他都没回头,我告诉自己放弃全部吧交卷!老师窃窃私语:她数学挺差,也难怪,语文那么好,作文无为寺里记她去了两次。后梦到自己趴课桌上不理人睡觉,醒来觉得快失明了似的,眼屎都糊了双眼,问同学要了湿巾擦拭后视力恢复一点,但还是很模糊,高中同学某某笑话我朝我扔东西,好心某男生劝阻了恶意男生。我收拾所有行李要回家,太多太多,怎么都装不完。眼睛又快失明。难过时醒来,我的右臂压在右眼上。

很多梦的情绪是来自过去,它们重复出现来印证过去伤害的存在与未平复。它们更像是一种情义上的不甘与愤怒,深刻的关系交互后即使业缘已尽,也会给自身留下印记。他们影响了你,他们改变了你,渐渐衰减的能量场,遇到某个障碍物,就会变成新的点新的波,直到再次衰减消失。

16.

真的对你好的人,会在意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也会帮助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即使你与它背道而驰于他无利。而想利用你的人,表面上貌似对你好,但其实他们从不在意你想成为什么。他只需要你的感激,以及感激之后的回赠。至于你想成为什么,他们没兴趣知道,但后者却经常被误认为是朋友。

17.

“你今天很温柔啊。。。”“[衰]脸都是土色了。。。”是不是只有生病的时候才有女人自然的娇弱之气。。。难道平时都是汉子吗?!中气十足,掷地有声?!记得高中生病感冒嗓子哑,一男同桌就说:说真的,我喜欢你这时候磁性的声音。。。[衰]

18.

任祥的《传家》看到《秋》了,虽不及《夏》引人,但多了些自家故事,讲到她曾是台湾财政厅厅长的父亲时,说到小时候成绩太差父亲被请去参加家长会,回家后对女儿没说别的,就说老师说你爱笑,爱笑好,女孩子就该笑眯眯的,笑容可掬跟好成绩,我当然要你笑容可掬啊,只要六十分及格就好!《传家》胜在其日常广泛的中国式传统文化生活简描,不深刻,但真诚,给孩子看最适宜,有很多部分也帮成年中国人在扫盲,怎么腌酸菜鸭蛋,怎么做豆腐豆干,怎么辨认脸谱戏服,怎么配各种酱料。。。等等。家妇尤可学。

19.

梦到正在家看茶杯,有一只掉地,地上根雕在晃,意识到地震了,喊人们赶紧跑,出门天都红了,遂返身到屋里窗台拿手机,再出门天边现银色UFO,立即意识到不妙,喊人们往山里四处躲,可他们因害怕全跑河边排排站,我才发现之前做过一样地方的梦,是平行世界来的先遣。我喊人们集中会被屠杀,可他们不管.牛在村里乱跑,狗怕的东张西望,有人骑着马来回瞎跑,急得我拽着妈妈姐姐赶紧找小树林躲起来。UFO来者不善,全村都被屠杀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渐渐意识到这是在做梦,但还是奇怪,为什么会梦同样的地方,连续的剧情?

20.

葫芦开花了,不高呢,不知道能不能结个小葫芦什么的。牵牛花就这一种颜色,有点单调。黄瓜是那种短短的品种,已经吃了一根咯,还不错,就是让它长得太大有点老了,我还以为是长黄瓜品种呢。话说今年实验小田目前吃到嘴的蔬菜只有香菜和黄瓜。颇有希望的是茄子和萝卜。其它长的长的不见了,跟野草混了。

21.

似乎30岁之后,才开始不急于输出或输入,开始慢慢消化之前所有的囫囵吞枣和胡吃海塞。没那么多进退躲闪的意图,来则迎,去不留。没那么多也没那么多变的情绪,倾诉的欲望更是少有,偶有吐槽第二日就觉不必很快淡忘。我不知道别的女人的30岁后什么感觉,我自己的觉得比30岁前好太多,咸淡合适且爽口。

22.

昨晚梦到与梁朝伟在谈恋爱,看了一场监狱题材的电影预告片,票价是1块6毛6分钱,他对我真好呀,梦里好开心。醒来后很纳闷,现实里从没对梁朝伟感冒过呀。。。况且他还是个巨蟹座。[挖鼻屎]

23.

圆滑在年少时是个讨厌词,但到了一定年纪后却开始不鄙不赞。因为年少不惧伤,伤己伤人都不惜。可年纪增长会降低人的勇气和复原能力,但也懂得惜人些。既怕伤人又怕伤己,不想任何人事逼到死角,这也是所谓老女人老男人的“狡猾处”,懂这种“狡猾”的人知是好意甚而感激此礼,不懂的只会鄙视不屑吧。

24.

这个世界也许是个数学题,从0到∞,中间是无数的变化,每一种排列组合都是巨大的,本质上也许都是可推演的,也貌似是理性的。但从0到1,却无法服膺于理性,可能它更接近感性的范畴,甚而∞本身,同样如此。数学其实远高于规则或者理性,它也许更适合描述这个世界。[月亮]想想这个0,想想那个∞。睡!

25.

有人问对现在生活满意吗?我说满意啊。又问,时间久了之后呢?我说,还真想不到比现在对我来说更好的生活什么样。若说此生足矣会不会太不科学?但,确实。此刻就着点雨盖着棉被,20度的温度,别无所求准备入睡,多好。至于偶尔小烦恼,也没什么结构性杀伤力。唯一的障碍,是偶尔突袭的虚无感。[月亮]

26.

某人的老妈来大理玩,一见面吓一跳,感觉好年轻呀,以至于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有点凌乱:是该把她当大姐姐还是当长辈?一想到我妈已经是老太太模样,就真的不得不承认,心宽不存事不焦虑再养生点多运动少操劳,真的会时光逆转你值得拥有。。。[挖鼻屎]

27.

大丽路。好久没晴天了。有人约我去英国穷游,我说没钱去呀,那是英国不是东南亚,机票来回我一年房租就没啦,可是现在还没赚到下一年的房租嘞。然后她说为什么有钱的没时间,有时间的没钱呀。我能说什么呢我能说什么呢。就算都有了,还得有心情噻,三者齐聚不容易,我今年能去趟新疆甘肃就满足啦!

28.

个人的性格确实会决定旅行的喜好吧,我心中向往的旅行地好像没有英美德法之类的,好像对亚非拉一些地方比如印度日本越南肯尼亚之类倒有些向往之心,欧洲不是十分的兴趣,南美还不错,以前对希腊埃及感过兴趣现在没了。泰国好像也从来没感觉。国内想去东北新疆内蒙,西藏确实还想再去长住一段时间。

29.

新的拉坯机和新的窑,是今年要入的大件,可惜我赚钱赚太慢了。。。但即使如此,也必须入了。。。嗯。[月亮]好饭不怕晚。。

30.

四梦,第一梦里又见UFO,无事件。第二梦是以前做过的一个闹鬼梦的延续,那楼依旧,只是鬼突然害怕跑进易拉罐掉下阳台被我捉到,塞它进一只绿色马丁靴鞋带捆绑好又找红盒锁死,2014年某日工地旁有人说半年已过,鬼已失去力量可放,孰料一放它立即附身一民工,眼珠发黑,开始丧心病狂乱砍人。傻眼。第三梦,印度巴基斯坦类的地方,礼堂全学生,外边一人散步,风景好,后游泳自由自在像鱼,众人也是,浮力感很美妙。第四梦,与家人亲戚在一起,洗衣机老打滑,洗衣服做饭收拾什么的,妈妈分配卧室不合理,争执,织毛衣让人猜针法是谁的?——醒。

31.

月底算账算一下午,账目繁杂,其实也就是些加减乘除,但也挺累人还得给合作伙伴们看明白。想到自己北交点7宫巨蟹,这也算是功课显化咯?又有新货到有新格局改造,还要招呼顾客找钱记账等等,忙到晕头转向时某人带其妈妈来送饭,好湘式的饭菜,挺好吃但咸辣,不能说,咕嘟咕嘟喝了一晚上水还渴。[黑线]

32.

又去环海西路,他们负责写生,我负责吃,美中不足是蝶窦炎发作好头痛了一会。天公作美也没下什么雨。与某人的老妈一直坐在草地上唠家长里短,偶尔起来帮她拍拍照,返程中烧烤了弓鱼茄子之类,睡了睡吊床,一日便逝。红色塑料凉鞋立大功,助我趟泥趟水好利索,放到洱海里的绿藻间,脚不好看,但红扎眼。

 

 

 

Date: 九月 12th, 2013
Cate: 微博录

微博录(2)5.30——6.30

Hemroids and belly pain hemroids and belly pain. Tinnitus uk support group tinnitus uk support group. Mesotherapy for hair loss mesotherapy for hair loss. Can gerd cause jaw pain can gerd cause jaw pain. Hemorrhoid relief otc hemorrhoid relief otc. Taking hgh at age 20 taking hgh at age 20. Acid reflux dogs acid reflux dogs. Hgh superdrol hgh superdrol. Hedley piano tutorial hedley piano tutorial. Infrared coagulation hemorrhoids forum infrared coagulation hemorrhoids forum. Hoodia plant hoodia plant. Obytrim wholesale obytrim wholesale. Shemale webcam tubes shemale webcam tubes. Cam newton tshirts cam newton tshirts. Acai berry supplements acai berry supplements. Bacterial vaginosis treatment antibiotics bacterial vaginosis treatment antibiotics. Gynecomastia pills review gynecomastia pills review. Male cam slave male cam slave. Diseases associated tinnitus diseases associated tinnitus. Ovarian cyst removal pain afterwards ovarian cyst removal pain afterwards. Spy cam tranny spy cam tranny. Buying growth hormone in uk buying growth hormone in uk. Cam photo online cam photo online. Psoriasis en codos tratamiento psoriasis en codos tratamiento. How to tell if you have herpes of the mouth how to tell if you have herpes of the mouth. Heartburn lasting several weeks heartburn lasting several weeks. Arthritis early prevention arthritis early prevention. Acidic sweat acidic sweat. Negative effects acai berry supplements negative effects acai berry supplements. Tinnitus neck pain dizziness tinnitus neck pain dizziness. Hair fall diet control hair fall diet control

1.

@童童绚烂归于平淡 的好友@rinrinpiano @冷黑妞 来大理玩,捎来@享受生活的蝎子 送的青梅与蜂蜜,好开心,但仓促里只能薄酒粗茶淡饭招待,硬货不是食物,是之后深刻广泛的神聊竟然聊了四个小时,聊到半夜一场雷阵雨下完,送她俩回客栈,第一次走在湿漉漉空荡荡黑漆漆的古城,挺特别。大脑碰撞,真好。

2.

做梦梦到自己住一个叫“一些花”的小区。

3.

工作室屋顶寄居了两只壁虎,起先我还是有点害怕,因为对于类蜥蜴的动物都天生无亲近感。每天晚上它们都会出来自在的在天花板上爬行,后来消失了段时间,再发现有壁虎时,明显已经不是最初的那两只,变成一只小壁虎了。今天它忽然掉到我的桌子上,惊恐的双眼瞟了一下,立即飞速逃往更黑暗的角落。

4.

#苍山路恰好阴天有一点点雨,不大,用不着伞,不晒不冷不热,植被因为雨后又青翠很多,不像爬山,倒像舒缓型散步。#无为寺#寺是好寺,唐朝起,但僧是武僧,是真的练武的。禁止动物入寺,惹大家疑问,佛门不是更该众生平等么?!#的的日记#不服狗链,最终在火腿肠诱惑下,开始自如相处,佛门的门槛,它趴了半天发现不太好进放弃了,后来解了狗链一路与金刚一起撒欢了跑,挺听话。

5.

聊小时候,他说你那时是不是感觉很幸福?我说那时候不觉得啊,都不知道幸福怎么回事。他问那你现在感觉幸福吗?我问此刻吗?他说嗯。我说挺幸福啊。。只有不幸福过才知幸福是什么感觉啊。有兄弟姐妹的童年有太多幸福,但如今有人知惜,又是另一种幸福咯!虽幸福不宜晒,但还需偶尔偷偷感念

6.

实现自我,是个虚无的顶点。再往前,就往前不了了。往后退,还是虚无。最近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别去实现了,真的。实现了就完了。”

7.

昨夜梦到自己对一个人讲话,其中一句是:“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入木十分忌三分吗?”醒来后,琢磨这句话,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因为,因为醒着的自己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句话,梦里自己编的吧。

8.

一有蚊子嗡嗡飞我耳边附近,就赶紧甩甩马尾辫,每次都感觉自己像匹马。。。。[挖鼻屎]

9.

某人今天人品大爆发,早上睡不着5点起床去菜市场买菜,回来做他家乡过年时候吃的藕盒,还煲了萝卜大骨汤。午饭是这,配着蜡笔小新看,还挺好。。

10.

某人这两天偷偷摸摸做东西,我也不知道做什么。今天下午递给我这么一个玩意儿,上边有三个剪贴的立体礼帽男人,分别在说:“小的遵命”,“女王饶命”“大王息怒”。麻线缠的好多啊,心疼的,是我两毛钱一根买的手搓麻绳啊。。然后听见他说:“给你的,好看不?当花瓶,以后生气了就看她哈!”。。

11.

眼高手低的痛苦真是令人不得不悄悄忍受啊。[挖鼻屎]

12.

昨夜梦到很多修行(非宗教)的人飞升至某星球了,他们化为一道道烟就没了,最后一位短发女士临飞升前还说:“我们永远和地球同在,你们看到的这颗星球就在地球的不远处。”我看了一眼那颗星球,呈淡金黄色。

13.

很难跟人讨论“虚无感”这回事,它像一团空气把人包裹置于半空,你没有承力点,与什么的交互都不能入里,只是轻轻的擦过而已,它对应的“存在感”越来越不重要,以至于它便越来越明显确定,你甚至不能与它对立,越对立越严重。

14.

确实的真正的独立性的问题,似乎不宜与任何其它11星座寻求理解和共鸣。

15.

犯困的时候,想到尼古拉.特斯拉先生的交流发电机的构思设计甚至调试都是在他的大脑里完成,这一点是我佩服他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其实真正优质的大脑,应是一个完备的创作系统,想象力与逻辑性同样发达,抽象与具象不分伯仲。忽然想到他的工作方式,顶礼膜拜并知耻而必须努力

16.

#梦#在集市上摆地摊,收到姜文的短信,他发来好几个外国导演名字,有的我不知道,忘了回了什么,他又回了一段话讨论电影。别人问我在干吗,我说在和姜文聊天,又问我们怎么认识的,我说是以前在北京采访一个艺术家不在798在3什么区时,艺术家老先生说他刚跟姜文聊过天,然后我厚颜无耻要来姜邮箱。

17.

#梦#后来我邮件给姜文,说有机会合作想采访他,于是后来一来二往邮件变熟友了。集市太挤,朋友徐万帮我挪了个窄窄位子摆摊,也没生意,看另一对朋友小鱼阿拓也要收摊,我就一起收摊。回家路上,有人从岩壁跳到马路摔伤,还伤到小鱼,他们就寄放东西到岩壁下的绿什么青旅。

18.

#梦#在一个大门口,与弟姐一起观众抽奖,其中第三项是“谁抹了红色唇膏又吹了口琴就可得到一把云什么牙刷”,恰好我是,于是我得了一把牙刷。回家后,大家都在做各种吃的,人多没隐私,拉帘子无用,有姑娘新网购了近视镜不适总来照镜子,劝她以后实体买,旁人说买九州眼镜,西藏很多学校用,云南也有。

19.

有的人,初识时会有一层迷人的特质绕其周身,如用快速简短的经验判断,那么结果等到再深了解时就化为一个个有待斟酌的问号特质。我们的经验或直觉有时候在识人的时候并不准确,更准确的验人,只有等到利益交割甚至是情事纠缠时即可验出真本样子。大多数人怎么待情便会怎么待钱也会怎么待友。

20.

痛快的人,于情于事都痛快。拿得起来放得下,不辱己辱人。贪婪的人,于情于事都想多占点什么,老觉得别人就该着。还有那种真才气假人品的人,迷惑无数爱才人扑了人品的空。这么多年交朋友也好做事也好,到了这一两年才发现,很多事儿其实是帮着人更深刻的了解自个儿和了解别人的,所以遇事儿其实挺好。

21.

情深义重,这词儿仔细琢磨确实是道理。情深的人,方会义重。情浅的人,义也是轻的。情滥的人,就别提义这回事儿了。情抠门儿的,义也绝对不大方。关起房门来的那一面,是没有角色的那一面,也是最本然的一面。捋捋周边认识的人各自的故事,就大概知道个所以然了。今晚遇友闲聊,忽发这些叹息。毕。

22.

#梦#第四梦,一以前对泰国佛教及修行感兴趣的女同事忽然出现,双头,惨白透明皮肤,如蛇一样无法端正坐立。我说你怎么变这样?像蛇。她立即变纯蛇型绕我环行,我有恐惧但立即双手合十念阿弥陀佛冥想静坐。她变回双头人蛇型,我带她进一条河,她变回绿脸人形男性,我变一普通古装女性,绿脸深吻古装。。后绿脸魔性大发,发疯恐怖,我又变回我,带其进寺,将其身绕一弓型法器不断环行,一师傅告诉我,此法无用,需在孔庙请符镇此魔后烧灰贴于佛龛底部才行。我手拎此魔刚跨过门槛出寺,一瘦驼背男飞奔过来阻我前行,我脚飞过去踢他,他变一小乌龟。这时听到“的的”院子里玩东西的声音,梦醒。

23.

好累的噻,这把年纪身体干啥都精神头儿减半。工作也是跳舞,都在圈圈里跳,有时是别人划的圈儿,有时是自己划的圈儿,以前无论什么圈儿都挺卖力跳,现在无论怎么跳,心态却变围观群众了。没事业心的人连职业心也在退化就有点过了。觉得再好的事儿都那么回事儿,再差也那么回事儿,岂不就渐渐寡淡了?

24.

#手作店日记#这几天在与朋友张先生以及关姑娘一起合作,将张先生人民路的铺子改造一下,铺了一些“玛雅绿”的东西与“生花夏至”的东西,该铺子就彻底变成了一个杂货铺。。。大多是手作事物,可风格却是太多元。总之,就着一副性格太过明显的骨架格局做改造,确实不如一个毛坯房更好发挥。[挖鼻屎]

25.

隔壁就是书店,时不时可以溜进去看看书,可是知道自己不会买就有种做贼心虚的感受,看到几本好书,竟然第一直觉是:嗯,这书可以,可以去亚马逊买咯!比如一个美国人写的《手艺中国》,还有《彼恩木工基础》。。所以,到现在都心虚不敢跟老板打个招呼什么的。。。[黑线]

26.

有客人进店买东西,瞟到我在看读库,说:是不是文艺青年都爱看读库啊,我也在看。。。呃,真不知怎么回答。只好说:都文艺中年了,最主要里边全是字儿,没别的,实在。说完,才觉得彼此用词都有问题。。。。[汗]

27.

某人过来送饭后帮着看会儿店,我得空出门遛狗散步一会,走到大理一中,真是好景致,头回过来,符合书院的想象。尤其从里边走出那种藏蓝海军服样式的校服学生时,就更有感觉了。里头教学楼也如大门一般风格二层建筑,挺好。

Date: 九月 12th, 2013
Cate: 玛雅绿

店门口

Bacterial vaginosis mon bacterial vaginosis mon. Pantry plans pantry plans. Treatment hemorrhagic ovarian cyst treatment hemorrhagic ovarian cyst. Do apples help with heartburn do apples help with heartburn. Webcams free porn webcams free porn. Ovarian dermoid cyst treatment ovarian dermoid cyst treatment. Bazoo cam gay bazoo cam gay. Best homeo medicine psoriasis best homeo medicine psoriasis. Weight loss in 1 week plan weight loss in 1 week plan. Preventing hair loss after delivery preventing hair loss after delivery. Breast fibroids home remedy breast fibroids home remedy. Web cam chat gay web cam chat gay. Bacterial vaginosis treatment antibiotic bacterial vaginosis treatment antibiotic. Hemorrhoids order hemorrhoids order. Twinks web cam twinks web cam. Phentermine where to order phentermine where to order. Fallen angels dating site fallen angels dating site. Songs for beginners on piano songs for beginners on piano. Treatment for submucosal fibroids treatment for submucosal fibroids. Arthritis ago arthritis ago. Diet pill ratings 2010 diet pill ratings 2010. Cabbage diet weight loss cabbage diet weight loss. Gynexin gynecomastia treatment gynexin gynecomastia treatment. Free shemale cam site free shemale cam site. Popcorn piano tutorial popcorn piano tutorial. Hair fall alternatives hair fall alternatives. Tinnitus nursing care plan tinnitus nursing care plan. Rosacea natural treatment cream rosacea natural treatment cream. Pakistani free dating sites pakistani free dating sites. Ladyboy cam tube ladyboy cam tube

1

Date: 九月 4th, 2013
Cate: 供稿系

云下的日子——厦门

Shemale cams online shemale cams online. What does it mean when you stop sweating what does it mean when you stop sweating. Acyclovir medication acyclovir medication. Spycam gay spycam gay. Home remedy gout cures home remedy gout cures. Hyperhidrosis permanent solution hyperhidrosis permanent solution. Low cost gynecomastia low cost gynecomastia. What can you eat for hair loss what can you eat for hair loss. All natural cure for yeast infection all natural cure for yeast infection. Best candida cleanser best candida cleanser. Low dose aspirin cause tinnitus low dose aspirin cause tinnitus. Phototherapy psoriasis treatment phototherapy psoriasis treatment. Phentermine pharmacy online consultation phentermine pharmacy online consultation. Diet changes to prevent hemorrhoids diet changes to prevent hemorrhoids. Psoriasis homeopathy bangalore psoriasis homeopathy bangalore. Acai espaco natural acai espaco natural. Palmoplantar psoriasis treatment palmoplantar psoriasis treatment. Gay cams live gay cams live. Arthritis charity shop morley arthritis charity shop morley. Natural remedies for psoriatic arthritis natural remedies for psoriatic arthritis. Webcam transexuelle webcam transexuelle. Gout sirop dagave gout sirop dagave. Can garlic cure bv can garlic cure bv. Learn piano hindi songs pdf learn piano hindi songs pdf. Energy fat burner pills energy fat burner pills

清晨的海边,三十来个小孩围了小半边的沙滩,有迷彩帐篷,还有绿色的盾插在沙滩上,是某个夏令营吧,小孩们已经热得头发都湿漉漉的了,男孩子们只穿着短裤虎头虎脑的奔过来奔过去,女孩子们的刘海全紧紧的湿哒哒挂在脑门上。

不远处拍婚纱的一队人马站在粉色夹竹桃旁边,新人倚在栏杆上海阔天空摆姿势,咖啡色的长长木栈桥上偶有环海骑行的双人自行车驶过,戴墨镜大沿儿帽背单反的长裙姑娘心情应该很不错,因为那个骑在她前边的男孩都满头大汗嗨嗨嗨努力蹬自行车!

看得入迷,忘了自己是带了拌米粉去海边吃,一不小心却抖翻了塑料袋,汤水全撒裙子上,酱油色配白色,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赶紧将污渍处揪起来挽个结,一边短一边长的去海里,试试可否洗的掉。然后呢,然后在沙滩上松松脚趾头。

浪花一朵朵,但是好安静。头上大朵大朵的云,真像棉花糖的大派对。

这里是厦门,最热的季节。。

1.

足够的湿度和适宜的温度让这个城市一年四季都枝繁叶茂。尽管在最潮湿的3月你需要忍耐每天都能拧出水来的地板和很有可能发霉的被褥,以及春节左右必须接受穿羽绒服才能度过的雨后湿冷,除此之外一年中其它大部分时候都还算舒适。

倘若你只在厦门的思明区内生活出行,那么会与想象中的海滨小城是一致的。

长满夹竹桃的美丽环海路、演武大桥附近的厦门大学、殖民时期的老建筑骑楼、最接地气的老社区,还有著名的鼓浪屿,坐着轮渡一会就上岛啦。

但思明区外呢,若想延续慢节奏悠闲小城的想象,就没那么容易了。它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慢节奏,但也不是你经历过的那么快节奏。它也有现代的商业区,高楼大厦也是比肩接踵,快速公交会在头顶的高架桥上飞驰,下班高峰也会堵车,接近工业区的话,城市环境也有不敢恭维之处。任何现代城市有的东西那里一点都不缺。

就连春季北方的沙尘暴,有一年也会在三四天后随气流刮到厦门甚至台湾的上空,台湾人很幽默,说终于闻到了故土的味道。

若论厦门的房价与消费水准,其实也不低,普通人生活压力没想象中那么小,所以流动人口所占比例并没一线城市那么高,其中福建本省人又占大多数,而他们对省会城市福州的评价似乎比厦门低多了。他们说,厦门的人比较好,有素质。

也因此,厦门一直都是让人心心念念放不下的城市。

即使曾经的小渔村曾厝垵已经变成了遍地家庭旅馆、祠堂变咖啡馆的地方,但却不妨碍每个人都可以去吹吹曾厝垵的自由海风,也可以在妈祖生日时看看老戏台上的戏班子唱唱《风流皇帝》;即使厦大已经变成了半个旅游圣地,但也对其中学子读书谈恋爱也没什么影响啊;即使香火不断的南普陀寺每日人来人往门槛都要被磨平了,但那里的佛学院依旧保持良好传统,好学的僧侣衣袂飘飘总去大学旁边的书店看书买书。

无关生意的地方,厦门依旧很好。

植物园的草地上依旧有母亲推着婴儿车踏着红色的木棉花在散步;废旧的铁道旁依旧有老厦门人摇着扇子纳凉聊天;山顶的小公园早晨依旧有人在练太极拳;中华老社区的市井百态依旧很鲜活;喝功夫茶的人依旧不介意一个烂板凳一上午;卖豆腐脑的大叔和卖烧仙草的小姑娘都很客气;出租车司机会给你讲讲金门岛什么样赖昌星怎么回事;常去的餐馆老板一定记得你最爱吃干笋炒肉;卖枇杷的人不会少秤;要下雨了卖木瓜的大娘会多给你个木瓜;顶沃仔的黑糖咖啡馆无论什么时候去坐坐都很舒服,地板上有一面透明玻璃,还能偷偷看到楼下服装店的姑娘。

中山路老虎城背后的小巷子里有一家不著名的卤面店,汤汁绝美,比月华沙茶面有过之无不及。莲花公园附近难找的一条路里有家私家厨房叫草根堂,其米酒好喝到不行,是朋友的好聚处。在它不远处,有做姜母鸭的店,味道也很赞。中山公园西门附近有好多梧桐树,都是老房子,有家小门脸卖土笋冻,吃起来很过瘾,芥末味直达脊椎,很奇特的体验。

就是这样一个城市,让人恋恋不舍。

因为在每个夜里,躺在床上,都能透过窗户闻到树木的味道,就像随时会有一只青蛙跳出来似的那种森林的味道。

2.

如果看到过如上那么多面的厦门后,就不免会为匆匆游人惋惜,他们眼中的厦门无外乎环海路、鼓浪屿、厦大、南普陀、中山路。而它们只不过是厦门的一面而已。

而这些地方,被最多关注的当属鼓浪屿。在老一代人眼里,那里有舒婷,有林语堂,有乡愁,人们唤它是琴岛。在新一代人眼里,鼓浪屿是“张三疯”,是“赵小姐”,是“Babycat”, 是文艺小清新的象征性地标。

2009年的时候,岛上的泉州路上还极少店铺,只有一两家旅馆,尚可安安静静走到要走的地方。待到2010年,整条路已经都是文艺清新小店铺,开着绚烂三角梅的墙角霸道的出现了霓虹灯。越来越多有调调的家庭旅馆、咖啡馆、杂货铺,每一家都有猫,每一家都有明信片。看上去都很美,但扎堆就会闹的很。

岛上著名的娜雅家庭旅馆也已开疆拓土将版图扩大了几倍。“张三疯”的奶茶卖到了二十多块一杯,旁边还开了一家绿色的“潘小莲”卖酸奶。赵小姐的店里笔记本卖飞快。Babycat的私家馅饼已经是上岛游的默认伴手礼。

当地小吃诸如海蛎煎、鲨鱼丸汤、土笋冻等,生意也是好得不得了。猪肉松、鱼肉松,游客都是一打一打买。水果摊上的红色莲雾是北方游客眼中的新鲜,纷纷一人一串,咬到嘴里发现味道也不过如此。

每逢节假日,网络上都会出现鼓浪屿人流量无比壮观的照片,每次都会迎来相应调侃:哇,会不会把岛压沉了呢?

调侃归调侃,鼓浪屿依旧在飞速变化。本岛居民越来越多迁到岛外,因为除了越来越吵,就是越来越挤。而店铺的房租也飞涨到连馅饼界一哥Babycat都难忍公开吐槽放弃原店铺,一部分老房子老院子被傻有钱的人偷偷买下做私宅,还有更多的老房子被拆改建成会所酒吧卖红酒。

朋友林征伟是厦门本地人,他很有主意,上大学没多久就退学,没去做别的,而是选择到鼓浪屿去写生,画那些正在消失的老建筑,一画画了六七年,他笔下的老建筑一栋栋消失了,每次到鼓浪屿他都要先痛心好半天。

作为上岛后必经的龙头路如今已经是个大杂烩,连丽江的披肩花裙都已经批发到那里卖,星巴克麦当劳更是少不了凑热闹。人挤人随波逐流,哪里人多,哪里就会人越来越多。

游人没空也没精力换个路线走走。比如龙头路向左,你向右试试。

很遗憾他们看不到鼓浪屿的背面,那里很少的游人,有落到海面上蛋黄一样的夕阳,有古老码头,有靠岸的小船,有写生的学生,有遛狗的男人,有钓鱼的老人,有归巢的鸟,有爬满了藤枝的老房子,有路灯下吃饭的一家人,这些情景,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好奇逆流的心是看不到的。

而在这些只有门牌号的紧闭大门后,其中中华路13号的舒婷大概已经没什么人会去拜访,漳州路44号的林语堂故居也早已荒废无人光顾,偌大院子草木苔藓树影斑驳。

其实更有意思的地方,是不收门票的啊。

3.

作为开放城市和沿海侨乡,厦门对于一海之隔的台湾与日本文化的吸收也明显多过内陆,所以在创造力方面一直不输北上广的年轻人。

这些年出现在媒体上的不少独立家居设计师、服装设计师,插画师,独立杂志创办人有不少是来自于厦门,比如家具设计师古奇高的独立品牌“梵几”,比如cotton的服装品牌“mymymy”,详细介绍各种手作工艺的独立杂志《盐巴》,它们都是厦门的80后年轻人在做的事情。

而他们在做的事情不仅局限在厦门本岛,通过网络和其它渠道,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动态及最新的作品。而在近几年,他们的发展之快也是值得称赞,比如“梵几”的发展,最早创始人古奇高在厦门大学附近南华路开一家咖啡馆叫“抽屉”,很日式清简的风格,那时他自己做装修设计家具。后来搬到北京设立工作室和展厅后就专职做家具,然后陆续受到时尚媒体和一些名人的关注,订单也是越来越多,后来发展到在杭州做展厅,真的是一步步做起来,脚踏实地。

而像开在顶沃仔显要位置的 “沙茶”杂货店老板早先也是在公司供职的设计师,到后来自己做品牌开店,将台湾日本韩国的一些好东西,以及自己做的纸袋灯放到店里出售,口碑甚好。

还有本土创意文化公司会将本土文化投射进现代流行商业元素中,甚至衍生出一些可供销售的旅游纪念品,比如”虾米堂”就将有趣的一些闽南语印制到了马克杯T恤上。

例如我们说的“什么”,在闽南语里是“虾米”;我们的“受不了”,闽南语里说“冻末条”;我们的“漫漫人生”,闽南语是“海海人生”。

对外地人来说,穿着印有这样字样的T恤有时候也蛮好玩,对本地人来说,这也不矢为一种更有效的文化传播方式。

细究下来,厦门的种种文艺做派,其实与台湾不无关系。看过海峡博览会就会更深的了解,如今的台湾,在生活产品设计与精神理念层面上确实超前大陆太多,而厦门,因为与台湾的物理距离之近决定了它们之间的交流会更直接有力。

有例为证,台湾慈济基金会设在厦门的静思书轩,那里的工作人员多是修行人士,以女性为主,个个挺拔祥和,书店里出售很多国学与佛学方面的书籍,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创意产品,都是生活日常用品,比如笔纸啊健康素食等。门口对联写得意味深长:“青山而不争,福田用心耕”。

也许这对联正如厦门这个城市,在中国的沿海城市气质尤为特别,它像一个美好的女人,善解人意又不多言什么,不卑不亢顺其自然,来则迎去不留。

它不是只有小清新的云上天堂,它是人间烟火悲喜冷暖都会有的地方,它是云下的日子,只不过,看你更爱它哪一面……

Date: 八月 19th, 2013
Cate: 供稿系

不想见,不必见

Natural hoodia from south africa natural hoodia from south africa. Genital herpes wont heal genital herpes wont heal. Free web cams sex free web cams sex. Homemade treatments for dry curly hair homemade treatments for dry curly hair. Phone sex with cam phone sex with cam. Diet plan heartburn diet plan heartburn. Piano lessons kingsburg ca piano lessons kingsburg ca. First gyno appointment during pregnancy first gyno appointment during pregnancy. Buy duromine capsules buy duromine capsules. Cam to cam tranny cam to cam tranny. Gay men on cam gay men on cam. Rheumatoid arthritis herbal treatment rheumatoid arthritis herbal treatment. Adrenal insufficiency ringing in ears adrenal insufficiency ringing in ears. Buy phentermine online paypal buy phentermine online paypal. Gyno fasting gyno fasting. Hair treatment hair loss hair treatment hair loss. Transex na webcam transex na webcam. Gays web cam gays web cam. Eating disorders pills eating disorders pills. Rosacea icd 9 code rosacea icd 9 code. Webcam models webcam models. Wood machinist tool box plans wood machinist tool box plans. Best looking bald men best looking bald men. Black live cams black live cams. Gyno diego gyno diego. Lemonade diet for weight loss lemonade diet for weight loss. Pcos treated ayurveda pcos treated ayurveda. Dealing genital herpes relationship dealing genital herpes relationship. Hoodia gordonii plus cost hoodia gordonii plus cost. Natural tmj treatments natural tmj treatments. Cure sweaty feet naturally cure sweaty feet naturally. Cabbage weight loss diet cabbage weight loss diet. Natural cure hyperhidrosis natural cure hyperhidrosis. Gay cams gay cams. Hyperhidrosis diagnosis treatment hyperhidrosis diagnosis treatment. First diet pills made first diet pills made. Home remedies reducing fibroids home remedies reducing fibroids. Buy phentermine online 37.5 buy phentermine online 37.5

2012年的夏天,火车在可可西里一望无际的不毛之地上一直向前,没有参照物,没有树,没有动物,只有地表枯黄不济的矮草丛似乎有生命的迹象。

高反的人都睡在自己的铺上,车厢过道里安静无人。我睡不着,坐在窗边一直看着窗外,平整的不毛荒野,面积大到我开始怀疑时间是否还是线性的存在,我的耳机里随机的播放各种风格的歌曲,当列车驶向远处的第一座巨大的山脉时,耳机里传出那年最流行的歌曲《因为爱情》,在大约四五分钟的歌曲播放时间里,我的眼前划过一座座更大的山脉,它们像踩了滑板一样,无论再高再大,无论当初怎样的横亘于命运前,都倏忽即逝,像极了这些年经历的所有,不止爱情。再怎样的百转千回,最终都不过只是一个个路过。

人说这辈子所遇到的人,如有欢喜悲伤都是因果业缘。

别的事儿和人,再艰难,也不会在命途里让我心生畏惧,因为大部分事和人,都是可选择的。但有些事和有些人,是没法选择的,手足无措,畏惧其力之大,最后又往往不得不叹惜人性之诡。但它们在却是我成熟的必需驱力,也是我可以慢慢游刃世界的重要练习题。

没错,它们是爱情。

只是后来,一个是不想再见,一个是不必再见。

然后,果然,到现在一个都没再见过。

1.

不想再见。

能落到这般境地的旧情人,要么是情冷易消,要么是情深难释,要么是其中一个做了不地道的事。

可惜,我们是第三种。

即使同学聚会,我也算了不去,这么多年再对人性之诡有了更多了悟,也难对他真的原谅。情义二字,难释然的是后者,他不爱你之类的事不会难理解,难理解的是你觉得义气之人却负了义,最后连朋友都做不得。

06年到现在,已经快7年过去了。

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已经比在一起还是恋人的时候发福了很多,穿着西裤皮鞋夹克,连手指都胖了,根本认不出那是从前认识的手指。他说自己都有了酒精肝,他说年底奖金如何丰厚,他说过段时间赏识他的处长就会升他做科长了。

可以辨认并确认还是曾经的他的依据是他头发还是很黑,笑起来依旧是一个嘴角先扬起来。

北京在刮沙尘暴,我在商场陪他买衣服,他总是不确定的问我好不好看要不要买之类,再难看到当初笃定一件事说一不二的样子。那个时候距离我们分手其实已经两年过去了。

在这两年中,他怎样度过的,没告诉我,我怎样度过的,没告诉他。我们默认对方过的其实不怎样,要不然,不会想到又彼此联系到。甚至,还尝试要不要重新在一起结婚过日子什么的。

没再见过他的7年里,我梦见过他很多次,只是梦里 他还是从前瘦瘦高高的样子,像漫画里的男猪脚,最后一次梦见他,是在我们的高中教室里考试,我不会做题,求助望着他,可是他一直没有回头看我,一直到梦醒我都只能看着他的背影。

醒来后,我知道我需要慢慢的去原谅他,原谅他的许诺不付,原谅他的自保,原谅他的怯懦,原谅他选择了一条他自己都不欣赏的路。

他曾是我所有关于爱情的幻想的集合,也是我所有幻想破灭的集合,我投射了所有囊中最理想的期望给他,他也还于我最真实残酷现实的幻灭。

我愿意记住一个阴天的午后,他穿着白棉布衬衫蹲在地上煮粥的侧影,我也愿意记住他第一次吻我的手时羞赧的表情,我也愿意记住他请我吃肯德基很认真的告诉我应该怎样捏着饼的样子。。。。我愿意记住很多,可是对不起,我忘记的已经越来越多。

他当然不可能知道2012年的1月份,我在卧室离奇的下巴磕地撞晕醒来后便出现了失忆症状,即使后来大部分记忆恢复了,可还是有很多很多的东西远离了大脑,而后遗症直到今天都在影响我,虽然没有韩剧那么夸张,但事实就是我需要很认真的回忆我们之间的过去才能想起,我没法再像从前那样轻松的调取任何一个片段,我在比正常的速度快几倍的遗忘过去……

因为连现实我都再也没法像从前那样在乎了,我意外的活得越来越当下。

基于此,想到尽管也许事实上他比我会更快的遗忘过去,但我还是有些歉意,就像两颗行星,在我们彼此耀眼的交汇之后又顺其自然的彼此远离,只是突然一个意外,我以加速度更快的远离,而且没法回头,也无从得知是否对方比我更快还是更慢的消失在黑暗的宇宙里,想到此,真的会难过。

2.

不必再见。

从24岁到28岁,一直把他放心里。

是那种一提名字都会胸口痛的位置。是真的,生理性的痛。

精神的,思想的,调侃的,非正式的,暧昧。能让他爱我,是件很重要的事。卑微到极点了,却样子姿态不屑到极点。这点把戏怎么能逃得过长我那么多岁的他。

所以,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说了实话:“你真的是成熟的幼稚,幼稚的成熟。”

多准确。

每一次见他,我都很困很困,就像一个世纪都没睡觉一般。我蜷在他的身边时,时空停止运转,昏天黑地,就那样多好。我一点也不热情,甚至都不需要身体的接触,我只要看到他,在他身边,很困很困的睡觉。

他家里有很多很多的书,每一次在那里看书,我都心满意足,仿佛是在自己家的金库。而每一次当他因为琐事儿埋怨我的粗枝大叶时,我又想立即跳到门外置身事外透气凉快。

直到他悄声无息的不再理会我,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我的世界坍缩成一个黑洞。我以为那就是最后了。

一年后,他像当初悄声无息的离开一样又悄声无息的出现,那天夜里去见他出门前,恰好新《红楼梦》电视剧第一集刚刚开播,听到一句台词:了好,好了。

是啊,了好,好了。

像从前一样,他们家满满的书,它们真让人有安全感啊。

我不知道该如何发问,该从何讲起,只好聊新闻聊天气,聊到我又一次很困很困,但我不许自己就这样睡过去。讨了两杯酒,站在弹簧床上,顺利的对他开口了,已经记不得说了什么,只记得我不断的问各种为什么,从24岁到28岁的所有疑问,他不断的解答我的为什么,我就那样站累了,盘腿坐下,坐累了,再站起来,那张床像是我的发问台,他躺在床上认真的诚实的回答我所有那么几年的疑问。

天都快亮了,我该确认的都确认清楚了。流着泪,不想再看他一眼。

是我错了。

开始的时候,他认真我以为他不认真,于是我也不认真。后来我认真了他以为我不认真,所以他也不认真了。

结果,都错了。

成熟的幼稚,幼稚的成熟。

捧着这十个字,等着天亮就离开,不能再多待一分一秒,眼前的人已感觉远在天边,记忆中的事都是假想事。

我愿意记得冬日半夜十字路口骑着车子载我的他,我愿意记得整个08年秋季北京城的黄昏落日,我愿意记得满街的蓝色小灯像童话里无人的街区,我愿意记得被掖好的被角和把我的脚塞进被子里的手,我愿意记得吃火锅时因为一个笑话两个人哈哈大笑到无法吃饭的样子,我愿意记得因为爱着他的那几年我看这个世界的颜色都异常的饱和鲜亮,连出租车的黄绿色也耀眼的美。。。我愿意记得很多。但我必须记得最后的离别。

下雨了。

他说外边下雨了,雨停了再走吧。

我说终归得走。他说雨太大,等停了。我说停了也得走啊,没事的。

我走到门口,他突然想起要给我伞,转身去拿伞,我已出了门,摁了电梯。

他跑出来递给我伞,我说,伞回头快递给你。他说不用了,送给你。

我没说话。

他走到窗边探头看外边正下得越来越大的雨,还唠叨说:“你说你这人。。。”

我已经到电梯口,转头看到几米远他有个逆光的剪影,在初秋雨天阴阴的早晨那个窗户的定格里,他的剪影像一幅画儿。那一刻,我就站在电梯口,转头看这幅画,看了好几秒。

电梯门叮一声开了,不说再见了吧,因为不会再见了,也不必再见了。

走到楼底下的时候手机没电了。等回到家,手机充了电,看到他在我下楼后发的短信。

他说:“你落了一件东西在我这里。”我说:“其实我落了更重要的东西。”他说:那东西太重了,你带不走。”我开玩笑说:可以切了分开打包啊。”

后来我跟朋友复述这个离别的对话,谁都不知道那是哪国的鸟语到底在说什么。大概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其中的意思,无法解释,从来对话都是这样含糊不清。

那次短信之后,把 电话MSN全删了。

世界的颜色终于恢复到遇到他之前的样子,直到后来再恋爱,也没再鲜亮过了。

 

那把伞后来被我送别人了,不是故意的,只是恰好朋友需要一把伞,就随手取了,恰好是他给的那把,黑伞。

朋友开玩笑说,嘿,哪有送伞的,伞同散啊!

哦。